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香港秒速赛车网上投注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看到她要走了,想要喊她,不过低头看了下,这是六楼,跳下去肯定得残废了,所以让我一阵遗憾。

     当我再回头的时候,屋子里早已没了刚才那个穿着血红裙衣的女鬼身影。

     不过,郑东方的身影却闪电一般的出现在了门口。

     他瞅了我一眼,见我没事,眸子里才闪现一抹放松。

     我看到他那柄断刀上,又有黑色的血液低落下来。

     我微微一愣,问:“你一直在跟踪我?”

     他瞅了我一眼,表示默许。

     我又问他:“那女鬼被你打伤了?”

     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块手帕,轻轻擦拭古朴断刀上的黑色血迹,没有回答我。

     不过,当他看到地上的大红灯笼之后,冰冷中带着些许杀气的眸光顿时一变,连忙问我:“这灯笼哪里来的?”

     我微微皱眉,看来他的确认识旗袍女,先是我手腕上的蝴蝶结,接着又是红灯笼。

     于是我说道:“是一个女子刚才用红灯笼救了我,估计这灯笼是一种法器。”

     他听我这么说,脸上顿是浮现了一抹喜色,继续追问:是蝶衣救了你?她现在在哪里?

     蝶衣?我心头一颤,原来旗袍女的名字叫蝶衣。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她刚才还在楼下,不过现在已经走了。

     没想到,我话音刚落,他却直接身躯一闪去了窗边,然后毫不犹豫的便是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我深吸一口气,这个郑东方,如此紧张,难道是喜欢旗袍女吗?

     当我快速下楼来,却连他的身影也找不到了。

     我觉得,郑东方跟蝶衣肯定是认识的,只是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当然,我其实连郑东方和蝶衣的身份也没搞清楚。

     在那里等了一会,见他迟迟不回来,我就打车回去了。

     对于赵大宝死亡的消息,我心里十分难受,我觉得,不管最后真相是什么,幕后凶手到底是人还是鬼,他欠我兄弟的一条命,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躺在床上胡乱的想着,伤心了会,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半夜醒来的时候,床头靠墙坐着一个人影,吓了我一跳,我连忙打开灯一看,是郑东方。

     这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不过我见他睁着眼,手里抓着一块白色的锦帕,在锦帕上面,绣着一只漂亮的蝴蝶,他目光直直的盯着锦帕,冰冷的眸子里竟然让我感觉到了一种情愫在里面。

     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没有回答我,而是将锦帕揣进怀里后,就靠墙闭上了眼睛。

     我早就习惯了他这种冰冷的性格,撒了泡尿就回床上继续睡了。

     第二天我是被小辣椒的电话吵醒的。

     我一接通电话,小辣椒就用十分惊讶的口气,问我:“左龙,为什么在死者手机里面,有你的号码。”

     她这话把我给问懵逼了,我说什么死者,什么手机号,小辣椒你大早上的是不是还没睡醒呀。

     她却用很严肃的口气冲我说道:“我昨晚上不是给你看过一段出租车在XX大学城门口拉了个女鬼后出车祸的视频吗?”

     我说是啊,怎么了。

     她有些紧张的说:“我们警方就是在那死者的手机里找到了你的电话,你说,这是不是偶然?”

     我心头一惊,说不会吧,那司机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话刚说到这里,忽然,我感觉脑海里就像是打了个闪一样,一种不祥的预感猛地袭上心头。

     我连忙问她:“小辣椒,那司机叫什么名字?”

     小辣椒说:“从死者的身份证上显示,死者叫胡程前,男,38岁!”

     轰!

     我脑海里顿时炸了!

     胡程前?!昨晚上我看的那个视频,竟然是胡程前死亡之前的视频!

     这……这让我怎么接受!

     那个一直帮助我的好人司机,竟然昨天下午死掉了?怎么会是他!

     我感觉大脑都缺氧了!

     “喂喂!我问你话呢!你们认识吗?”

     小辣椒的声音不断的从电话里传出来,可是,我却感觉感觉脑袋里嗡嗡的。

     先是警员老蒋死掉,接着是赵大宝死亡的消息,现在胡程前又死了,我真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现在的心情。

     等我强自忍着心痛,稳定了一下情绪,就问她:“小辣椒,胡程前的尸体现在在哪里?”

     小辣椒说道:“正在火化的路上,怎么,你和死者认识?”

     我叹息一声,说是的,他是个好人。

     小辣椒诧异的啊了一声,说你等会来我家吧,我感觉胡程前的死,有几个地方很蹊跷,既然你们认识,正好有些情况想问问你。

     我说了声好,就把电话挂了,随后,双腿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郑东方见我那样,沉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眼泪忍不住流出来,说道:“胡程前死了,昨天下午就死了。”

     郑东方微微一怔,眸子中满是不可思议。

     我直接站起来冲他说,走,咱们现在就去找小辣椒,这下一定要尽快查清女生宿舍相隔20年之久的自杀事件,要不然,还不知道会有多少跟我有交集的人会死掉!

     郑东方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跟在我身后。

     来到小辣椒家,我看到还有一名女警员在,她们两个好像在琢磨关于胡程前死亡的蹊跷之处,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很多车祸现场的照片。

     小辣椒见我们来了,给我们介绍了一下,那个女警员叫刘亚男,专门负责这起车祸,只不过,这起车祸也被警方给封住了,所以她便来找小辣椒探寻一些情况。

     互相打了招呼后,小辣椒冲我说:“左龙,你看看这些照片,我总感觉有点蹊跷,你帮忙分析一下。”

     我点了点头,拿起来警方拍摄的现场照片看了看,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胡程前尸体的面部竟然完全烧焦了,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模样,而且,蹊跷的是,烧伤部位只有脸部,其他位置却一点都没有灼烧迹象。

     我连忙问警员刘亚男:“车祸现场失火了吗?”

     她摇了摇头,说:“没有失火,这也是我在怀疑的地方,在没有失火的情况下,这人的面部竟然全部被灼伤。”

     小辣椒连忙插嘴,说:“左龙,你不是跟这个死者认识吗?你能确认他就是胡程前吗?我怎么感觉,死者面部被烧伤,好像是有人刻意的?”

     我摇了摇头,说我也不能确认,毕竟这些只是照片,没有亲临死亡现场。

     小辣椒和刘亚男叹息一声,表示十分遗憾。

     不过,一直沉默的郑东方却皱了皱眉头,说道:“左龙,胡程前以前是干什么工作的?”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啥,说:“我也不知道,应该就是司机吧。”

     听我这么说,他冰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说:“你们看照片中死者的手,上面很多老茧,像是干体力活的,而一个司机,即便是干了几十年的老司机,手上的老茧也不会这么厚。”

     听了他这话,我们都朝死者手上去看,还真是,这具尸体的双手上老茧纵横,完全不像是一个出租车司机的手。

     小辣椒当即点了点头,说:“对,这个细节也很蹊跷。”说完,抬头瞅了一眼郑东方,漂亮大眼睛中流露出来敬佩神色。

     一旁的刘亚男也点了点头,对这个细节表示了怀疑。

     紧接着,刘亚男又忽然说道:“对了,还有一点我十分疑惑。”说着,他转身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取证用的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着一小段黑色的带状物,说道:“我还在现场发现了这个!”

     “这是什么?”我连忙问。

     刘亚男说道:“这个我刚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小辣椒说,是一小段磁带,我正要找人去做鉴定,顺便看看能不能找人复原一下,将这小段磁带里记载内容播放出来!”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