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CG时时彩游戏安全网站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郑东方凌厉的眼神让我们四人心头一紧,就在我刚想询问到底什么情况的时候,郑东方突然出刀砍向铁门,绿色的铁门几乎是被郑东方整齐的切了下来。

     三搞随后一脚踢开铁门,我五人冲进了法医的家里,映入眼帘的一幕让小辣椒忍不住的呕吐出来,当时就连我这么强大的心里素质都感觉到了恶心,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血腥,我见到法医老王正拿着一把铁锯锯着一名个女性死者的大腿。

     但更让我们五人震撼的是整个六十平米的房间堆放这各种姿势的人形标本,整个房间散发着福尔马林的怪味儿,最让我感觉到震撼的是在客厅的阳台上居然放着一个泡着婴儿的酒罐。

     法医老王这时缓缓的转过头,对我们五个人阴森的笑了笑,那惨白的牙齿配着那被挖掉的眼球时落下的疤痕显得极为恐怖。

     郑东方拦在我四人身前,将手中的阿鼻刀也亮了出来,虽然我站在郑东方的身后,但依然可以感觉到郑东方身上散发的寒意。

     法医老王这时将面前死者的大腿锯下来后,单手拎着好像对我说道:“拿着。”

     当时我就有点害怕了,我有些颤抖的问向身旁的三搞道长:“这个老王到底是人是鬼?”

     三搞低声告诉我说:“这种人甚至比鬼还要可怕。”

     这时我拿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不一会儿荷枪实弹的警察都赶到了现场,在一名特警趁着法医老王不注意的时候,将老王手中的武器抢下,随后一名刑警用电棍将老王击倒后带到了警局。

     后来听民警说这老王在这20年里至少杀了不下四十人,而且老王是刑侦科出身,作案后很少留下证据,久而久之就都成了悬案。

     我们五个人被分别录了口供,在审讯室内,我对民警说道:“警察同志,求求你帮个忙,我想见见那个老王,可以么?”

     民警有些表情奇怪的盯着我,我忙问道:“有什么情况么?”

     民警叹了口气说道:“那个老王啊,精神有些不正常,已经被市精神病院拉走了。”

     我再三请求后,民警告诉我医院的具体位置,这一次我们五个人出了警局便直奔精神病院。

     路上的时候,我有些奇怪的问三搞:“老郑说的杀气是怎么回事?”

     三搞坐在后座上解释道:“杀气这个东西很玄妙,就好像屠夫,他们散发的杀气能让牛羊下跪,让猪狗俯首,而这个老王的杀气明显就是杀人杀多了养成的杀气,上一次你靠近了老王家里时,本命猫就感觉到了里面的恐怖气息,所以才会失控,而这一次要不是有郑东方在,你小子一旦贸然闯入老王家里,一定会被老王的杀气所慑,任人宰割了。”

     我叹了口气,随后想到了二十年前的案子,心里有些忐忑的说道:“你们说,为什么不管是谁,只要跟20年前的案子有关联,不是死就是疯,没有一个正常人!”

     三搞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而当我回味三搞之前跟我所说的杀气之时,我眼神有些奇怪的盯了一眼郑东方,他这个怪人不管多么厉害的脏东西,只要见到他都好似老鼠见了猫似的,难道他杀是杀脏东西杀的多了?想到此处我便不敢再多看郑东方了,他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难以捉摸了。

     随后小辣椒开着车我们几个人匆忙赶到了精神病院,进入市精神病院的时候,刚进大门感觉里面很正常,三三两两在院子里溜达的病人和护士,我赶忙跑了大厅在询问了王德才的信息,可大厅的值班护士却说没有接到过这个病人!

     一下子我们五人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再三询问后护士的答案依然是没听过,而在我的逼问下,值班护士也将电话打给了院长。

     我和院长通上电话,院长告诉我市精神病院分为一院和二院,我们现在的地方是一院专门收纳一些普通的精神病患者,和一些患有心里障碍的病人,而二院则专门收留的是一些杀人犯,变态,精神分裂的患者。

     询问了具体位置后,我心里极为不痛快,妈了个鸡的又白跑了,如果在晚一点老王被收纳监管后想见面就难了,想到此处我们五个人风风火火马不停蹄的向二院敢去。

     二院的地理位置很偏,大约在离市里还有七八十公里,地理位置是一处三面环山的山沟里,这里几乎与世隔绝,在到了精神病院前我还十分不理解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偏僻的地方,但到了精神病院脚下的时候我就理解了,因为实在太吵了,里面也分不清是哀嚎还是哭喊,反正如果周边有人住的话,保证他会半夜被吓得睡不好觉。

     我们的车被路障拦了下来,其中一位穿着防弹衣端着冲锋枪的武警走了过来,对我们敬了个礼说道:“请出示下通行证!”

     “通行证?”我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

     武警听后表情明显冷漠下来,语气有些凌厉的说道:“没有通行证请离开这里!”

     看见武警端起枪随后上了子弹的架势,我知道这是不得不走了,真惹毛人家,特么的他打死我也算我倒霉白死,这种惹不起的事儿我从不干。

     车子退出了五六公里的时候,小辣椒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办?”

     就在我思考对策的时候郑东方看了眼三面环山的大山说道:“爬进去!”

     “有道理!”我连忙竖起大拇指。

     五人商量下后就决定半夜潜入精神病院,留下小辣椒和三搞放风,剩下我们三个人潜入进去,其实我们大家心里都明白,三搞对“脏东西”还行,对精神病那简直是个战五渣,而小辣椒毕竟是女的对于这种恶心人的事儿向来是能躲就躲。

     在靠到了天黑后,我们三个人顺着山脊爬向精神病院,现在是盛夏草木比较茂盛,这也是对我们三个人一种天然保护,否则真要让人发现随后被突突一梭子后,我们真是想说理都没处说去。

     到了精神病院的围墙处,看了眼上面带电的铁丝围网我有些担心的看了眼郑东方说道:“有办法么?”

     郑东方瞄了眼铁丝网,随后将手中的阿鼻刀再次抽了出来,一刀将铁网劈断后,我们三个人成功的潜入。

     到了精神病院后,我们直奔大厅,四处寻找到值班护士后,我直接说明了来意,虽然护士有些疑惑,但在我的威逼利诱下依然带着我们找到了法医王德才。

     见到王德才时看到他那慎人的眼神,我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毛毛的,我壮着胆子对他说道:“王德才,20年前莫小莉的案子是你接手的吧?”

     王德才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看着我冷笑,这时我在兜里拿出了那两张照片对王德才说道:“你看看这两个人哪个是你见过莫小莉!”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四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王德才身上,坐在病房牢舍内的王德才在见到了照片时猛地站起身,随后表情变的有些狰狞,不断的在晃动着牢舍的铁栏杆,摸样看起来就像要吃人一般。

     我有些激动的大声吼道:“告诉我哪个是莫小莉!”

     贴近照片的时候,王德才的眼神变的有些疯狂,随后他张开了嘴咬住铁栏杆,由于他太过用力门牙都被崩断了好几颗,嘴角渗出了血的王德才显得极为狰狞。

     再见到王德才的反应时,我更加确信他肯定能知道事情的原委,于是有些紧张的大声发问道:“告诉我!告诉我哪个是!”

     就在王德才刚想开口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了他张开嘴的喉咙里居然没有舌头!刚才剧烈的撕咬让他将自己的舌头咬掉吞了下去,满嘴鲜血的王德才看着我阴森的笑着。

     这更加激起了我的怒气,见到王德才疯狂的样子,我终于被折磨的有些发疯,我贴近了铁栏杆,对王德才吼道:“指给我看!”

     而王德才惨笑着抬起右手,就在其刚想指的时候,忽然整个人一歪昏死了过去,在其倒地的时候,嘴里不断的向外喷血。

     唐元明眼神终于流漏出了一丝慌乱,惊呼道:“又是阴蛊!”

     就在我破口大骂准备冲进牢舍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在精神病院的走廊里闪过了一个人影。

     一瞬间我感觉到人影有些熟悉,便连忙追了出去,对四人喊道:“刚才那个人好像是宿管老头,快追!”

     我们冲出牢舍的时候,王德才的身体已经渐渐干瘪,看模样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随着我们的跑到了走廊的时候,那个极其像宿管老头的背影也加快了速度,郑东方跑在最前头,我们三人疯狂的追赶着。

     宿管老头出了精神病院大楼后,向山脚跑去,与我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着五六十米,在我们加速,老头也会加速,不仅不仅慢距离始保持的的始终如一。

     追赶到了山脚时候,虽然天色以黑,但借着月光依然可以看的到老头在精神病院的围墙下面的狗洞里钻了出去。

     我们三人也尾随而至,当到了狗洞时,我摸到了两边的岩石感觉到极其滑腻的腥气,唐元明看一眼说道:“别动!快走!”

     爬出了狗洞后,见到宿管老头在不远处五十米左右的距离驻足,就好像在等着我们一样,我大喊一声:“快追!”

     距离虽然很远,但也能看到宿管老头站在山坡处一动未动,可我们三人却在这树林里,不管怎么跑就是靠近不了老头!

     郑东方喊住我们,一皱眉头,低声说道:“有鬼当道!”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