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三搞师叔的一声惊呼让所有人有些发懵,紧接着我开始口吐白沫,四肢无力,感觉自己比之前的状态更差了。

     三搞师叔急忙跑到屋子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桃核后,跑到我身旁将我的嘴掰开后塞了进去。

     这时我才恢复了意识,五人将我围了上来,连忙问我的身体状况,我有些虚弱的被唐元明扶着站了起来。

     我对三搞师叔说道:“道长您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

     三搞师叔解释说,给我吃的是一株长在悬崖边上的桃树,这种桃树由于水的问题很难结成果实,不过一旦结成后,桃子里的桃核会拥有极强的辟邪作用,不过最让道士们趋之若鹫的是那稳魂的功效。

     因三魂六魄是人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象征,不管是蛊术还是巫术,再或者是精怪,他们害人都是先从魂魄上害起,而这桃核的作用就是能稳住自己的魂,这样就能保命。

     三搞的师叔让我坐在神像旁的蒲团上,告诉我说这样对我身体好,随即又对我说道:“你刚才眼神涣散,险些瞳孔变白,这明显就是有人在震你的魂,一旦你三魂六魄散了,也就没救了。”

     “那我该怎么办?”我有些急切的问道。

     先是丢了半条命,后来好不容易跟畜生共用命格了,又稀里糊涂的猫死了,本来以为能得救了。

     好家伙的现在特么的中蛊了,躺了三天棺材后又以为自己又得救了,这回可倒好,事情又严重,现在闹的我连骂娘的兴趣都提不起来了。

     三搞这时忙问道:“师叔,你都没有办法么?这人什么来路?”

     三搞的师叔在地上来来回回溜达着,过了十几分钟后,他突然说道:“我得跟你们去一趟你们最初抬出这口棺材的地方,亲眼看过我才能确应。”

     “有把握么?”三搞期盼道。

     “见过才知道了!”

     吃了那颗桃核后,我现在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毫不夸张的说,就是小辣椒现在脱光衣服站在我面前,估计我都硬起来都费劲。

     我叹了口气说道:“不会又让我坐棺材去吧?”

     “你现在在外面不是好好的么,吃了桃核后短时间你是不会有事了。”三搞师叔自信的说道。

     虚弱的点了点头,随后在三搞的搀扶下进到了他师叔家的卧房里,我躺在床上休息着,这时小辣椒也定了去往迁西的火车票。

     我小声的问三搞:“道长,你师叔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感觉他神神叨叨的。”

     三搞说他跟唐元明一样都属于九门的人,不过唐元明是匠门,而他们则是道门,他师叔道号叫冲虚,30年前因为迷上了蛊术,被道门给驱逐了,这么多年一直在北京隐居,说是隐居,但他也平时因为给人看些风水,久而久之也有点名气,所以算不上隐居。

     三搞小声又告诉我说他师叔这个人脾气很怪,以前研究蛊术就因为差点给自己研究疯了才被驱逐的,让我不管做啥都顺着点他,惹毛了他你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我连忙点点头,真不知道谁这么稀罕我,好悬弄死我不说,又接连出现这盗门,匠门,道门还有三搞师叔说的猎门,四门凑齐了,这回都特么够玩一桌麻将了。

     订好了去往迁西的火车票后,我们几个在冲虚道长家的四合院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又再次踏上了火车。

     一路上冲虚道长给我们几个讲解了邪婴的典故,说什么厉鬼抓人,邪婴附体,反正听的我们是玄之又玄。

     等下了火车,打车再次来到石骨园的时候跟上次一样又道了傍晚,这一次我心里一点没害怕,三搞跟我吹过他师叔怎么怎么厉害,我想那所谓的山魁应该不叫事儿。

     又是熟悉的路段,我们走了一个时辰后,看到了半山腰上的山村,冲虚道长瞄了一眼说道:“不用理他们,这些山魁没什么本事,最多吓吓人而已。”

     我连忙拍起了冲虚道长的马屁,这多少让他很受用,等我们到了马三那个村子的时候,我还调侃了几句三搞,说他师叔一眼就看出山魁,你怎么那么完蛋。

     三搞到显得无所谓,笑着说道:“我这半瓶子本事,也就能糊弄糊弄蹲马桥的姑娘。”

     到了马三那村庄的时候,天色暗了下来,我们几个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手电,这时我对冲虚道长说道:“这村子的人都死了,由于我们上次走的匆忙,也没报警,估计这尸体都烂了,别再给我传染上什么病菌。”

     冲虚道长表示说人还是入土为安,见到了还是给埋了,这样也算为自己积点阴德。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以前吧我总感觉缺德不缺德这东西全凭道德和良心,经历过这些事儿后,我突然感觉有的东西我不知道的,他并不代表不存在。

     随后我和三搞两个人向一个间村户家走了进去,但当我打开门的一刹那,突然心头有些疑惑,屋里完全没有腥臭的味道,等当我二人定睛一看的时候,房间里居然没有一具尸体,而且干净明亮的房间内,根本不像是没有人住过。

     我三搞两个人对视一眼有些傻了,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上次来的时候地下还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死尸,怎么这次来就没了?

     我连忙跑到锅台的位置摸了摸,发现锅台还是有温度的,这时我二人连忙跑出去,我惊讶的说道:“不对!屋里没有死尸,锅台是热的,明显有人做过饭!我们上次来明明不是这样的。”

     小辣椒、唐元明、郑东方三人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时我们五人分头的向各个家住户跑去,但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屋内没有尸体,干净无灰,锅台是热的。

     我五个人碰了头后,将所见到的的事儿说出后,几人均表示无法理解,这时三搞问向冲虚:“师叔,你说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之前都是我们的幻觉么!”

     三搞师叔也表示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他画了几章符丢在空中后说道:“符纸未燃,这里没有任何情况!”

     我心头的疑惑更重了,当初的死尸是我们亲眼所见,屋内杂乱,老鼠遍地,这里面肯定有事儿。

     而在这时,村口的地方浩浩荡荡的回来一群人,我有些惊讶的说道:“他们难道是村民?”

     当村民和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我甚至有种错觉,最初的我完全是在做梦一样,其中一位年龄在五十多岁的男子走上前对我们六人说道:“我是石谷村的村长,外来人,这里不欢迎你们,请走吧!”

     石谷村?这里真的有石谷村?明明上次马三说没听过,黑车司机也说没有听过,而眼前的这些人绝对可以肯定不是什么东西变得,瞬间的大颠覆让我的头有些炸掉的感觉。

     小辣椒上前跟村长攀谈道:“你们真是这个村子的人,那你们不在家都去干什么了?”

     小辣椒长得漂亮,而且女孩子说话哪怕语气冲一点,只要长得够漂亮,就会让各个年龄段的男性产生出一种包容的心态。

     村长说道:“老安家的姑娘,小雪走丢了,我们这发动全村的人去找呢,说!孩子是不是你们给拐跑的,我看你们一个个衣着古怪,肯定是人贩子!”

     看到村长那暴怒的摸样,我都有些搞不懂到底是真是假了,眼见不一定为真,但绝对不会这么假吧,明明上次来人都死绝了,这回怎么又来一堆活人呢。

     小辣椒与我对视一眼,表示这件事他也有些理解不了,而这时我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一切肯定是有人在刻意安排的,上次赵大宝的事儿也是,如果这件事和赵大宝的事一样,那么我来到迁西中蛊,绝对是有人安排的。

     但我自问自己只是个普通野鸡大学的学生,从小到大没始乱终弃过谁,也没做过啥缺德事儿,是谁废这么大劲儿想弄死我。

     我和三搞使了个眼色,随即说道:“和我上回的差不多,应该是有人想掩盖这里的罪行,我们先将他们稳住再说!”

     冲虚他只是个懂风水玄学的道士,而现在明显涉及到了人类方面的事儿,不归他管了,听我的安排后,我们几个人和村长打个招呼后离开了村子。

     在村子外的时候,我突然说道:“你们有没闻到一股子什么味儿?”

     在我说完后,郑东方突然说道:“石灰。”

     唐元明一拍大腿表示反应过来,连忙说道:“他们肯定是用石灰掩盖了最初尸体腐烂的气味儿,能让这么多人为其掩盖罪行,这个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而且左龙那井中的棺材绝对不是偶然,这件事都是有人在从中安排,如果不是有师叔在,左龙现在肯定着了对方的道了。”三搞沉思的说道。

     这时当天已经黑透了的时候,唐元明建议我们几个潜入枯井,在凌晨12点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悄悄的再次到了枯井边。

     而冲虚看了眼井口,提议郑东方再去找找看,当郑东方入井后的半个小时,忽然另一具棺材在井口内被他丢了出来。

     “玄阴棺!”冲虚惊呼道。

     最^新^章^节百渡搜---。.。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