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高频彩网开奖直播pa965.com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当我拿起那个打火机的时候,心里一愣,这不是我们学校不远处的五星级酒店么,为什么会在这个黑衣人身上。

     而且当我与黑衣人的眼神碰触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了有那么一丝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左龙你没事吧!”小辣椒跑了过来,对我看起来很关心。

     三魂六魄被我抢回来以后,现在的我除了胸口多了个鬼头外,并没有感觉身体有任何不适,今天在见识了黄马褂的威力后,我更加坚信,这衣服决不能脱,简直就像防弹衣一样,能救命的!

     看到小辣椒没事儿我也就放心了,随后我问了小辣椒是怎么被人抓到的,小辣椒只说刚下了车,看到我在工厂门口藏着,准备过来和我会和的时候,被人用麻袋给装了进去,随后就不知道了。

     三搞这时候拿出了他那山寨牌智能机对我们几个人说道:“现在时代变了,不懂手机寸步难行啊。”

     我对三搞竖起了大拇指,今天要不是三搞卫星定位找到这儿我多半是废了,而就在这时小辣椒忽然问道:“胡程前呢?”

     我一拍大腿,对啊!胡程前哪去了?刚刚还在山下和我要一起上来呢,这一会儿怎么人不见了!

     接着我对众人说了事情的经过,包括胡程前在工厂等人,还有那种与平时决然不同的气质时,大家忽然间都沉默下来。

     “这件事儿有蹊跷,胡程前到底等的是谁?”唐元明在一旁低沉的说道。

     这一句话让我恍然醒悟,胡程前在开车出来一刹和小辣椒被绑架几乎是同时发生,而且胡程前在见到我的时候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惊讶,现在又无故消失,这个印着酒店名字的打火机,难道胡程前就是黑衣人?

     想到这件事儿的时候,我连忙对四人喊道:“快下山,胡程前的车还在下面!”

     随后我们四个人快速向山下跑去,等到了香檀山大门的时候,看见了停在角落里那台胡程前的出租车。

     我跑了过去,向里面看了看,并没有人,这时我喊道:“胡程前和那个黑衣人肯定是一伙的!”

     当我环顾四人的时候,看得出他们几人也赞成了我的想法,就在我们准备对事情进行更进一步分析的时候,一个憨厚的嗓音传来过来:“左龙!左龙!”

     我回头一看,胡程前在香檀山的侧面走了下来,一时间胡程前的出现,推翻了我们之前所有的假设。

     “左龙!我刚刚上山迷路了,拿着手机当手电看不清路,好不容易才找回来,好在你没事儿!那坏人死了么?”

     这时我们五人有些面面相觑,胡程前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根本无从辩解,如果他不出现,那么他就是黑衣人的同伙,可现在他居然出现了!

     “胡程前你刚刚上山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三搞奇怪的问道。

     胡程前挠了挠脑袋,眼神看起来有些发懵的说道:“道长,怎么了?难道出什么事儿了么?这山里,难道闹鬼?”

     看到胡程前的样子,我甚至都以为我在工厂外看错了人一样,三搞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走吧,先回去找个地方睡一觉。”

     折腾了将近一宿大家也都累了,随后我建议等休息好了以后所有人都回学校,因为这黑衣人身上的打火机绝对不是偶然!

     随后胡程前上了出租车,我的双眼一直未离开胡程前,就想找出他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可是不管开车说话,胡程前跟以前一点都没变,完全一模一样。

     乍一看我觉得事情肯定就这么算了,但是仔细想,一个人经历了假死风波,怎么还能表现的像以前一样那么从容?而且看样子他已经在京城工作,全家逃到国外,自己却在北京,这件事绝对说不过去。

     这一次我们没有去冲虚道长家,开了四间宾馆,我们几个人住了下,本来三间就可以,但小辣椒就是不跟我一个屋睡,好像我能怎么她似的,这样才多开了一间。

     这时的我,还有小辣椒两人各自睡了单间,出于安全和怀疑的考虑,我们几个人决定派出郑东方和胡程前一个屋,因为郑东方从来不睡觉,胡程前就是想耍花样都没机会。

     开好了房间后,我们几个汇聚在了郑东方和胡程前的房间里,将胡程前围成了一个圈后,我淡淡的说道:“说吧,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假死。”

     胡程前叹了口气,自顾自的说道:“都是没办法啊,我赌博欠了高利贷,实在还不上了,对方上我家里逼债,最后迫于无奈我只能假死了。”

     “那车里的录音磁带到底是怎么回事?磁带上的录音可以解释你制造灵异杀人案的假象,那磁带在反过来听的时候,到底是谁要杀左龙!”小辣椒瞪着眼睛问道。

     “杀左龙?不知道啊,这件事跟我没关系!”胡程前看起来一脸冤枉。

     三搞这时候也从旁说道:“咱俩认识有一阵了,我感觉你这小子人不错才和你做朋友,你这样隐瞒我们,那以后连朋友也没得做了。”

     胡程前在看到那一脸冰冷的郑东方时,明显眼神有些颤抖,坦白说郑东方确实有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尤其当他的眼睛盯着你的时候,你会有一种被野兽锁定的感觉。

     胡程前极其冤枉说道:“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啊,本来我是想和家里人移民的,可是我现在上面档案是死人,死人怎么办签证?现在我就是在北京打工多赚点钱,准备过了年偷渡过去。”

     “我没问你这个,我说的是磁带!”小辣椒有些不耐的说道。

     我对胡程前的印象极好,要不是这个老实憨厚的老大哥,我估计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我认真的说道:“胡大哥,你说吧,不管什么事儿,我左龙都不会怪你!”

     胡程前一拍大腿说道:“你们冤枉我啊,我去工厂是为了和偷渡贩子接头,谈好什么时候开船和价位的问题,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没来,这一出门就遇见左龙了。”

     小辣椒掐着腰接着说道:“那你说说磁带的事儿吧!”

     胡程前面对着我们几个人的轮番盘问,无奈的说道:“那阵子不是老闹鬼嘛,死了三个出租车司机了,而且警方都在压制这件事,如果我以灵异事件自杀,上边肯定会不让别人去查证真假,这时候就算高利贷认为我人假死,他们都没有办法。”

     “接着说。”

     胡程前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说的磁带我也不知道后半段到底有什么,我要知道我早就告诉你了么,这前半段是那个闹鬼的事儿,磁带是我在那个死者司机的车上找到的,有件事儿你们也别不信邪,他之前开那辆车就是我后来开的那辆,磁带是在车里翻出来的。我在听到那段录音后,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胡程前的话听起来天衣无缝,根本找不到任何不信的理由,而且这也解释出了他在见到我时并没有太过惊讶的样子,虽然一切都很顺理成章,可我感觉有些太偶然了,偶然的这件事就像安排好的一样。

     在胡程前话说完后,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宾馆放假,这时胡程前的屋里只剩下我、郑东方、胡程前三人。

     见众人走后,我对胡程前说道:“这夏天这么热,你怎么在屋里穿个长袖啊,把衣服脱了吧。”

     郑东方这时也明白过来,转头望向胡程前,而这时我看到他的眼神有些闪躲,我更加有了一丝猜测。

     我把宾馆内自带的一次性睡衣,递给了胡程前笑着说道:“胡大哥,你这年纪也算是火力正当年,不至于像个老头子一样捂得这么严实吧。”

     在我的接连调侃中,胡程前表情为难的将外套脱了下来,这时一股刺鼻的气味在胡程前的身上传了出来。

     只见胡程前一脸尴尬的说道:“我有狐臭,所以很少穿半袖,哎,见谅见谅,老毛病了。”

     我捂着鼻子,这味儿简直太刺激了,连忙让胡程前将衣服穿好,接着我将宾馆的窗户打开,放着味道。

     我心里这才打消了猜测,在时间上黑衣人和胡程前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人,可是我总感觉黑衣人的眼神与胡程前很像。

     而当胡程前脱掉衣服时,身上肩上并没有阿鼻刀的伤疤,这也打消了我的推测,这时在我的抱歉声中,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我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胡程前的不正常之处就在于他实在太过正常了,正常的一点痕迹都没有,一点情绪波动也没有,这种情况下太正常就是不正常。

     按照冲虚道长的要求,我这身黄马褂不管睡觉洗澡都不能脱,但好在黄马褂料子不错,穿起来够舒适。

     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房间内的电话响了。

     “喂,左龙,你能过来下么?”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