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平安彩票网pa965.com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紧紧盯着胡程前的眼睛,努力想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可胡程前此时却表现极其自然。本文最快\无错到 抓 机阅 读.网

     “去超市抄了近道,那边正在拆迁建设,可能是那个时候不小心踩到了。”

     看着胡程前憨厚的表情,我也感觉可能是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离开了二人的房间,我心里倒是挺放心的,有郑东方在,不管胡程前是不是有问题,应该也没什么大事儿。

     当我回到了房间后,不断回想着与胡程的前相遇,到最后黑衣人的经过,这一切显得太巧了,京城人口几千万,凭什么我刚准备找他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这件事让我十分的想不通,我趴在宾馆的窗口上,向外看去,而这时我看到了在宾馆不远处的工地。

     听着工地的嘈杂声,我自嘲道:“是自己过敏了,胡程前救过自己,就完全没理由害自己。”

     当我刚准备躺下睡觉的时候,我猛地坐了起来,这件事不对!工地上需要水泥,沙子,可完全不需要黄泥!而且这工地刚刚拆迁,根本没有挖地基,怎么会有黄泥!

     越想越不对头,我赶忙穿好了衣服,这一次我怕打草惊蛇,所以没敢惊动郑东方,拿起宾馆的电话,我打给了小辣椒。

     小辣椒这时也由于刚才的事儿闹的也是全无睡意,在听到了我的想法后,她双手在赞成,我们两个一商量,决定这件事就我们两个去探一探,本来我也只是想验证下想法,所以根本不需要惊动三搞他们。

     出了宾馆后,我拿出手机定位了下自己身边的地图,随后找在宾馆周围方圆两公里以内的超市。

     刚打开定位的时候,我表情有些一愣,因为我看到在宾馆的对面就开着一间24小时的便利店,可胡程前却走了将近两公里,这件事绝对不符合常理。

     我和小辣椒带着疑问到了那刚刚拆迁的一片空地,整个空地正在前期建设中,还没有挖地基,当我们两个人走到空地时,看到了看门的老头正在那儿喝着茶水看着报纸。

     老头在见到我们两个时,抬头看了一眼,随后见不怪不怪的继续鼓捣手里的那点事儿。

     小辣椒疑惑的问我:“这看门居然不管?”

     我哼笑了一声说道:“这老头多半是把咱两当成打野炮的了,现在京城房价那么贵,估计年轻人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

     小辣椒踢了我一脚后,紧接着骂了句流氓,随即我们两个人大摇大摆的进了这处空地。

     果然不出我所料,空地上散落着各种纸巾和包装袋袋,而且以我的经验看,这杂乱堆放的水泥管道内,肯定钻着不只一对青年男女。

     小辣椒对此表现的很反感,我轻轻用胳膊碰了下小辣椒的肋步,说道:“你看看那儿!”

     “流氓!”小辣椒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到有一对人影闪动。

     我调戏道:“你看哪呢?我让你看地下!我们这次来是办正事的,别乱看!”

     小辣椒有些不好意思的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地上居然放着香炉,还有一些刚刚烧过的黄表纸。

     我们两个人向那个位置走过去,毕竟这件事涉及到了另一个层面,不能按照正常的推理进行查找证据,这时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鞋,恍然的说道:“这里甚至连泥巴都没有,胡程前肯定是在说谎!”

     小辣椒这时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回宾馆问个究竟,但被我拦了下来,我二人蹲在烧过纸的位置时,我有些不理解。

     按照民间风俗烧纸是要画圈的,可这里画的确实方形,而且以方形四角处,每个位置都插上了一株冥香,黄表纸燃烧过的所剩下的灰聚而不散,看起来就像个金字塔一样。

     当我在旁边捡起一根木棍向里面翻找的时候,一个硬物被我挑了出来,小辣椒这时捂着嘴惊叫一声。

     因为我挑出来的东西居然是一个捏好了的泥人,而泥人的摸样分明就是小辣椒的样子,尤其那鼻子和眼睛显得格外逼真。

     “怎么会这样!”小辣椒怔怔的说道。

     我当时也有些不可思议,虽然我比普通见识多点,但还只是普通人而已,这种超自然现象,连中央十都讲不清楚,我怎么说的清楚。

     但我心里的感觉却更加明显,胡程前跟黑衣人绝对有问题,我将小泥人拿了起来,虽然泥人已经被火烧的塑了形,但这也明显可以看得出他与胡程前脚上的泥,应该是一类的!

     我有些无法相信眼前的事,胡程前为什么要害我?如果要害我他为什么要就我,胡程前到底是谁,按照小辣椒被附体时说的话,胡程前应该与鬼头不是一伙的,而且他是想要救一个人。

     我与小辣椒说了自己想不通的事儿,比如时间上对不上,胡程前在见到我时候,你才被绑架,而且他不可能有着分身的能力,在一个,我亲眼看到郑东方一刀劈在黑衣人的肩上,就算他不死,也不可能一点伤不受,而胡程前却和正常人一样。

     我的知识有限,实在想不通了这里面的事儿,但只能肯定一点就是胡程前在撒谎,可就是找不到这个点究竟在哪里。

     我站起身,把小泥人拿在手中,拉起了小辣椒的手说道:“走!回去找唐元明,这件事已经超脱了你我的知识范围,他们是专业的!”

     到了宾馆后,唐元明和三搞被我叫到我的房间内,我将小泥人往床上一丢,说道:“唐大师,你看看这是什么情况,我和小辣椒在工地上找到的。”

     唐元明将小泥人拿起来,放在鼻子上嗅了嗅,随即上下打量着,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这手法应该是幻门用来控制人的术法,泥巴应该是棺木上的沉黄泥。”

     随后唐元明见我表情疑惑,接着说,沉黄泥是棺材上最薄的一层泥土,现代人都用公墓了所以少见了,古人讲究的是黄土埋人,但有的地方没有黄土,就会在棺材下葬前,在上面撒上一层黄土。

     这黄土经过棺木和死人的尸气浸透后,变成了幻门中最常用的一种武器。

     “胡程前是幻门的人?”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三搞摇了摇头表示不确定的说道:“在香檀山,郑东方劈了他一刀,就算对方不死,也不能这么正常的站在我们身边吧。”

     唐元明心里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幻门的手法千变万化,与我匠门完全不同,我还真说不好。”

     三搞这时也有些挠头,房间内来回走动着思考问题,这时他忽然间问我,从遇见胡程前到现在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我仔细的回忆着与胡程前相遇的经过,半晌后我说道:“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只不过胡程前刚才脱衣服的时候,那股子狐臭味儿实在太大了。”

     狐臭?唐元明三搞惊讶的看着我。

     我被他们看得有些发懵,有些疑惑的说道:“这..有问题?大老爷们有个狐臭不是很正常么?”

     我见到唐元明和三搞两个人对视一眼,随即听三搞对我说道:“按道理是正常,不过我和胡程前以前就认识,他还请过我洗澡,根本没有狐臭。”

     “不管了,我们进去先抓住他搜身再说,如果有问题,他身上肯定会有遗落的线索!”

     在我说完后,四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宾馆房间,随即走向隔壁,我按了门铃说道:“东方兄,快开门。”

     敲了几声后,屋里居然一点反应没有,这让我有些疑惑,郑东方不可能睡觉的!

     在连续敲门过后,我让小辣椒找来了服务员,拿着房卡,我们将门打开的时候,屋里刮起了一阵凉风。

     整个屋内空荡荡的,窗户居然开着,两个人全没了身影。

     “不好!”唐元明在房间地上,拿起了胡程前买的食品袋。

     里面根本没有任何食物,都是一些枯草,树枝,还有一些黄泥。

     “胡程前就是黑衣人!那狐臭不是狐臭,根本就是他用幻术遮住伤口时,尸气侵袭了伤口后所散发的尸臭!胡程前就是幻门的人!”三搞惊呼道道。

     我跑到窗户旁向下看去,我的天的吶,这两个人也够变态的,六楼说跳就跳!

     “现在怎么办?去哪追?”我趴在窗口向远方眺望着说道。

     三搞这时在怀里拿出一个圆形巴掌大小的罗盘,罗盘上写着乾、坤、艮、兑、坎、离、巽、震八字,而罗盘的指针是金色的。

     在三搞将罗盘掏出后,金色的指针开始在不断的转圈,三搞这时说道:“两个人刚才有过交手!”

     我看到三搞从兜里拿出了三章黄表纸,咬破食指后在黄表纸上画起了符,当三搞手停之时,三张黄表纸瞬间烧成了灰。

     接着三搞将灰擦在罗盘上,那刚刚疯狂旋转的指针,忽然间定了下来。

     三搞指着东边说道:“他们在那个方向!快追!”

     我们几人连忙跑下了楼,三搞在前面端着罗盘领着头在前面跑着,我看三搞那认真的摸样,感觉他应该不是逗我们!

     就在我们跑了两三公里的时候,郑东方忽然出现在我们身前,我连忙喘着粗气问道:“怎么样了!”

     “跑了。”

     “你这实力他都能跑?”我有些惊讶的说道。

     这时郑东方在兜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我说道:“胡程前跑之前丢给我的!”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