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CG时时彩高频彩直播网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小辣椒大声叫着。

     三搞手里拿着一张黄裱纸,不停地在上面划着那些线条,在他的面前,已放了一迭,这一会他应该一直在画符。

     “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郑东方一个人也无法抵挡这些东西,我们只有冲出去,看看不能上车。”

     三搞累得气喘吁吁,脸上渗出满面一样的汗水。很显然画符给他造成的消耗极大。

     很快,三搞就分给我们一人两张符,告诉我们只要把符贴在那些东西的脑门上,他们应该就会失去行动能力。

     笛声越来越响亮,似乎吹着笛子的人已经来到了饭店后面的院子里。

     三搞和劫余人对视一眼,彼此点了一下头,唐元明架起三搞,小辣椒抱着我的胳臂。劫余人在前,关先生在后,一把拉开房门,劫余人一马当先,向外面冲了出去。

     那些东西没有想到我们会忽然开门,吹笛子的人显然也没有想到,“扑通”两声,几个僵尸一头栽进了房间,我们踩过了他们的身体。

     劫余人的双手就像是未来战士里的机器人一样。白森森的指骨准确无误地插入两个僵尸的眼眶里,把他们甩出去,砸倒了四五个僵尸,门前被清出一片空地。

     我们紧紧靠在一起,四围挤着的全是那些东西。

     唐元明从随身背着的背包里掏出了他的刨子,狠狠的推向扑向他的一个僵尸,僵尸闷哼一声,被推掉半个脑袋,忙蹲下身子在地上乱摸。

     “劫余人,你说这些东西被砍碎了身体,会自己安回去是吗?”

     我大声对他叫道,劫余人点点头。

     我从三搞的背后抽出了他的桃木剑,奋力向一个扑向劫余人后背的僵尸劈去。

     “嚓”地一声轻响,桃木剑竟然比钢铁铸成的刀剑还要锋利,一条胳臂掉到了地上。那个僵尸果然立刻就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弯下腰想要拾起自己的胳臂。

     我大声对小辣椒道:“快捡起来,扔到楼下去!”

     劫余人听的我的话眼前一亮:“好,就这样做。”

     说完,他不再抠向那些僵尸珠眼睛,而是一爪抓住一个家伙的手腕,用力一拧,“咔”地一声把他的手掌拧了下来,甩手就扔到了楼下。

     僵尸看到自己的手掌飞了出去。“嗷”地一声嚎叫,调头就跳上自己同类的头顶,一头就向楼下栽了下去。

     关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拿出了一把青铜剑,剑长不到两尺,抓住一个脑袋后面的头发,猛地一削,却只削断了一半脖子,又砍了两下才把那颗女人的脑袋砍下来,也是随手扔到了楼下。

     小辣椒忍着心中的惧意,用脚踢了踢地上的那条胳臂,想把它够得近一些再拾起来,想不到被那个东西先一步抢了过去,又安在了肩膀上向我头上抓来。

     此时我正抓住一个东西的手,手里的桃木剑砍在他的肘部,来不及躲闪。

     眼看我的脖子就要被抓住,“砰”地一声枪响,小辣椒开枪了,一枪射穿了那东西的脑袋,带出一道腥臭无比的液体。

     奶奶个比的,你不说枪里没子弹吗?

     我顾不上和小辣椒多说,挥舞着手里的桃木剑,不断砍削着那些东西的身体,小辣椒倒是没有再掉链子,都能及时把我砍下来的断肢残臂扔到楼下,她似乎已经克服了心中的恐惧。

     楼上八个包房里,有六七十个僵尸,经过我们六个人一番苦战,终于把他们的全部骗到了楼下。

     地上已经洒满了从僵尸的身体里流出来的腥臭液体,虽然捂着屁布,我们还是被熏得头昏脑胀。

     郑东方虽然勇猛,可是下面的僵尸实在是太多了,他手里阿鼻刀的动作已经越来越慢。

     “不行,这样的话,郑东方会被累死的,你们守在上面,我下去帮他!”

     我看着郑东方被僵尸包围着的身影,想起来他这一路上对我的保护,虽然他并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可是我们毕竟一直一起走过来,我不能看着他被那些东西啃咬。

     说完,不等三搞等人反对,我直接拿着桃木剑,从二楼上跳了下去。

     似乎受到了我大无畏精神的感召,劫余人也是从二楼上跳了下去,唐元明怕三搞和小辣椒有危险,和关先生留在了楼上。

     他们四个只要守住楼梯口就行,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和劫余人有了在上面战斗的经验,二人背靠背,相互把后背交给对方,还是砍下那些东西的肢体,然后远远甩开。

     在我们加入战团以后,郑东方的压力减轻了许多,终于和我们会合到了一起。

     此时的他全身都被腥臭的液体浸湿了,即使是雨水也不能把那些液体冲走。

     “你们怎么下来了,不要命了吗?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她交待?”

     郑东方对我大声吼着,也学着我们的样子砍下肢体向远处扔去。

     虽然语气还是冷冰冰的,但是我从郑东方的眼神里,还是看到了一丝丝的感情色彩。

     以前,我是躲在他们身后的胆小鬼,从今天开始,不管结果如何,我总是和他们一样,勇敢地和那些黑暗中的阴险之辈战斗过了!

     三搞给我们画的符,我们都还没用,准备到最后的危机关头再拿出来。

     虽然只要我们把那些东西的肢体斩断扔到远处,他们就会不顾一切去找回来,可是这些东西却是永远杀不死的,这样下去,我们早晚要被累死。

     笛声越来越近,离我们只有十来米的样子,可是我看向那边,密密麻麻的都是那些东西,根本看不出来是哪个在吹笛子。系央引弟。

     很显然,吹笛子的不可能是僵尸,对方就是混在其中,隐藏自己的行迹而已。

     忽然笛声一个高调,然后便戛然而止了,而围在我们周围的那些东西,好像是电动玩具没电了一样,静静站住不动了。

     我和郑东方都是松了一口气,显然,这些东西是要以笛声的催动下才会向人攻击,现在他们消停下来,我们也可以休息一下。

     想不到劫余人的脸色却变得十分难看,全身都在轻轻颤拌,似乎十分恐惧。

     “尸奴,看来你这些年在暗地操控那个姓关的,是不是觉得可以对付身上的魂蛊了?现在竟然敢和这些人呆在一起,还杀了我这么多的鬼种!”

     一个声音从僵尸堆里响了起来,就好似是铁铲刮锅一样,十分难听,直往人的脑子里钻,我听到这个声音,觉是自己的脑袋似乎都要炸开了!

     “鬼啸,蛊门的高手!”

     郑东方听到怪声也是脸色一变,但是很明显比我的情况要好上许多。

     我只觉得自己的胃里恶心难受,几乎忍不住要吐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背上忽然似出来一阵清凉的感觉,来源竟然是背着的包裹里的蝶衣送给我的那柄玉剑。

     郑东方一跃而起,向一个佝偻着腰的僵尸扑了过去,阿鼻刀斩下,僵尸被一劈两片,腾起一股血雾。

     劫余人大叫一声:“坏了,快退!”

     刚才在斩出那些僵尸的肢体时,虽然也会冒出粘稠的液体,但是都是紫黑色的,像凝结的血块,可是这个僵尸喷出来的血雾,却是带着浓重的血腥味,似乎还是新鲜的。

     “化血蛊!”

     郑东方也是大叫一声,他离那个僵尸最近,已经吸入了一口血雾,顿时全身冒出一圈淡淡地血红色,身上也散发着血腥味。

     我的口鼻中上还蒙着那块尿湿的布条,虽然也闻到了血腥味,但是身上并没有郑东方那种异变,似乎并没有中蛊。

     劫余人大叫出声的时候,也是吸入了一口血雾,身上产生了和郑东方一样的异变。

     “哈哈,左龙,我知道你要来迁西的时候,就给你准备了这一份大礼,怎么样?你还满意吗?”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