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天津时时彩开奖直播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三搞看到盒子里的牙齿和头发以后,却是脸色大变,说这是迁西那边养小鬼才会用到的东西。那个工友一定十分爱自己的儿子,怎么会把自己儿子的头发牙齿放到墙壁里呢?

     至于那个电话,既然和这些东西放在一起。更是可疑了,说不定就是那些专门养鬼的蛊师的电话。

     我们说话的时候,头发和牙齿就放在我们面前的桌子上,虽然大家都没有说什么。其实都知道,那很可能就是我的。

     忽然。我觉得自己上衣兜里。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动。

     我伸手掏了出来,是一个小小的玻璃瓶。放在桌上,玻璃瓶还在摇晃不已。

     三搞看着玻璃瓶骂道:“你这个小鬼,我们没有把你炼化就算很仁慈了。你又在搞什么怪?”

     唐元明看到那个玻璃瓶,脸上很不自然,轻声说了句:“害人的只是她妈妈,他还这么小,怎么会搞怪呢?”

     听到唐元明的话,玻璃瓶竟然向他动了一下

     听了小辣椒的话,唐元明的脸色变得很不自然。

     这个小玻璃瓶里的,就是我们在迁西宾馆里收起来的那个小鬼,当时他妈妈蛊惑唐元明,差点喂他吃奶的事,我私下里讲给小辣椒听了,所以她这样笑话他。

     三搞看了看盒子里的牙齿和头发,又看了看玻璃瓶,若有所思:“这个小鬼是阴胎,所以自己没有头发牙齿,这样的小鬼本来是没法养大的,他应该是想借用这绺头发和牙齿,看来这两样东西真的不是工友儿子的。”

     关于养小鬼的事,三搞知道的其实也并不多,毕竟那是一些门派秘传的方法,至于这个小鬼能不能进入到盒子中的头发和牙齿里,我们也都是一头雾水。

     三搞直接打开了玻璃瓶盖,一道青烟飞了出来,扑进盒子里不见了。

     就在我们都以为小鬼失败了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两腿上一沉,点头一看,我的腿上坐着一个胖嘟嘟的小家伙,粉白粉白的,看样子也就是一两个月的样子

     我直接被雷倒了:“我晕,我连老婆还没有,哪里来的儿子?”

     这个小家伙,无疑就是小鬼了。

     女孩子对婴儿小狗这种萌物是天生没有抵抗力的

     郑东方冷哼一声道:“一个小鬼而已

     郑东方的僵尸脸一板,转过头去不说话了,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斗嘴,自己十个也不是辣椒的对手。

     三搞也是叹了口气道:“这小鬼愿意跟在左龙的身边,叫他一声爸爸,也算是有缘了。只是,这样一来,唐元明的身份就有点尴尬了!”

     这话一出口,就连转过头去的郑东方也是忍俊不禁,差点笑出来,唐元明直接甩门而出。

     “妈妈

     三搞告诉我,有了牙齿和头发做为存身之地

     而且,别看他还小,也许有我们无法企及的本事,至于是什么本事,就要一点点去发现了。

     我小心地把牙齿和头发收进了玻璃瓶里,收起了照片和纸条。

     我们又给纸条上的那个号码打过几次电话,干脆再也没有人接了,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拔下了电话线

     我想起当时在警察局的时候,那个男警说过,工友的家属说他的死是心肌梗塞,正常死亡,便让小辣椒查一下他的所谓家属是谁,最后得知是他的前妻。

     原来,当初我爸的这个工友从厂里辞职以后,便变得有些神神叨叨的,整说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即使他前妻劝他也不听,还经常半夜里起来,在家里搞一些神神秘秘的活动,他的妻子受不了,就和他离了婚。

     虽然二人离了婚,可是前妻还是很关心他,经常会到他的住处给他洗洗衣服,做些饭什么的。

     除了前妻,这个男人好像再也没有别的亲属了。

     我们来到了工友前妻的住处,她早就再婚了,现在也有了一个自己的孩子。

     她告诉我们,当初两个人是自由恋爱,所以感觉还是很好的,在儿子死后,他们又在一起呆了五六年。

     她很想再要个孩子,可是前夫却说他是受了诅咒的,如果再生孩子的话还会遇到横祸死于非命。

     那个时候,前夫经常在夜里起来鼓捣什么东西,还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阴之子,报应之类的话。

     听到女人这么说

     上次见到我,陈阿婆便说我是阴之子,难道这个男人和我之间也有什么关系?

     就在我们以为此行又没有什么收获的时候,女人却无意中说起一件事,就是前夫和孤儿院的老院长似乎经常在一起。

     用她的话说,就是两个神经病在一起,嘲笑常人是神经病。

     因为她经常听到二人坐在一起说:“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神经病,不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池台司弟。

     我们在当时见到李院长的时候,她也提到了老院长,说孤儿院的档案室就是他放火烧的,当时因为人调查陈阿婆,没来得及去找他。

     现在再一次听到老院长的名字,而且他的行为也十分怪异,使我们意识到应该马上去找他。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谁最早见到我,说不定就是这个老院长,他当时放火烧了档案室,一定是因为他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我们问女人怎么联系老院长,她告诉我过去了这么多年,她也不记得老院长在哪里住了,不过还记得他电话号码的最后两位数字,好你是94。

     听了女人的话,我们的眼前一亮,因为在工友的家里找到的那张纸条,上面的数字最后两个就是94.

     我们从女人的家里离开

     这是一片低矮的房屋,在临汐城,这里也是仅存的老城区,几次要拆迁最后都不了了之。

     老院长住的地方,叫一尺巷,巷子极窄,仅容一人通过,如果对面来了人,就要侧过身子来,紧贴着身体才能过去。

     这个小巷子在临汐以前是很出名的,除了因为本身很窄,还因为这里曾经出过一个一户侯。

     按照地址,我们来到了一尺巷6号。

     这是一副木板门,门已经朽败了,让人看着担心一碰就会碎掉。

     门上没有锁,挂着一根草绳,似乎是主人离开时闭门用的,不知道是告诉人们这里民风淳朴,还是主人家景贫寒。

     看着这条巷子和门板,我忽然有种感觉,这里我曾经来过,可是又记不起是什么时候来的。

     其实我家住的离这里并不远,但是这里现在掩映在高楼大厦之中,让人觉得好像是一片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所在

     然后我们就听到开门声,在院子里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

     “吱吜”一声,门板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张面孔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们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齐声叫道:“怎么是你?”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