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高频彩网上投注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们给男警打电话时候,他并没有去吴老太的家,因为现在这个案子已经不让他们参与了,所以这张照片的来源只能是老院长的家。

     这也就说明,吴老太和老院长之间是有一定的关系的。照片北后写字的那个“胡”,应该就是老院长。

     那吴老太抱着的那个会不会是老院长的儿子呢?

     三搞拿着照片,忽然拍了一下脑袋叫道:“我知道了,这个小子就是胡程前!”

     妈的。你从哪里看到他是胡程前?

     我们一齐对他伸出了中指,他也知道自己有点八卦了。“嘿嘿”笑了几声。又开始揣摩老院长那上的那一行数字。

     我忽然想起来,警察搜查过老院长的院子以后告诉我们。他的家里除了我们的痕迹,没有别人进去过。

     如果说他和吴老太有什么关系的话,难道说他晚上都是爬到吴老太的家里去?

     晚上。我们又去了一次吴老太的家,想要查一下她的家里有没有老院长留下的蛛丝马迹,可是我们还没走进一尺巷,便看到那里灯火通明,有机器的轰鸣声,还有人们的号了声。

     “妈的,不会这么寸吧?”

     三搞大叫一声,撒丫子就往一尺巷跑去,我们跑在他的身后。

     不出所料,老院长和吴老太的房间已经变成了一变废墟,连墙都变成了一地碎砖,想从这样的地方找到什么线索,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看到我们过来,一伙拿着棍子的家伙凑了过来,嚣张地叫道:“妈的,赶了你们几天了都不走,现在上头下命令了,强拆!有话找上头去说,老子们只管拆房子!”

     我们这才注意到,有巷子两边的墙壁上,果然写着一些“拆”字,可是上两次却没有发现。池尽丸号。

     不管拆迁是早有通知,还是今天临时起意,对方这么急着把老院长和吴老太的院子拆掉,一定有什么目的。

     不过我相信,这些干活的,一定不知道最近发生的这些事。

     作为临汐本地人,我在宾馆里,饭店里,从来没有听到过有人在议论孤儿院和老院长凶死的事,这很不正常。

     对方到底有多大的能量,能把这么大的事都捂下来?

     我掏出一包好烟,悄悄塞到说话那人手里:“大哥,我们不是住在这里的,今天只是过来找点东西。你看到你们现在在拆的那个房子旁边的那个了吗?那是我们孤儿院老院长的房子,老院长搬走了,说有一盒银元忘了带走,让我找一找,不如找到了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这些强拆的家伙,都是街上的小混混,唯利是图,听说废墟里可能有银元,全高兴地摆了摆手,让我走了进去。

     我们又在老院长院子的地方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最后倒是在吴老太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些灰烬。

     我们来找白兰的时候,并没有闻到有烧东西的味道,这灰烬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

     “左龙,你看

     纸张显得很旧了,应该也有些年头了,上面压着一些字。

     “……文学出版社

     ……90年8月第一次印刷

     ……数1-

     订价:2.85元”

     毫无疑问,这是一本书的版权页,九零年的书,年纪和我一样大。

     “左龙,你看这里

     黑乎首的边角上,写着三个数字:“160。”

     “这就是老院长那个上面最后的三个数字!只要我们能查到这本书是什么书,说不定就能破开那个密码

     刚才拦住我们的小混混看到我们凑在一起,以为真的找到了银元,走过来看到我们拿着一片纸在谈论着什么,嘴角一撇道:“兄弟,你别告诉我你就是来找这个的!”

     我摇了摇头,失望地道:“我靠,这么一块地方,就几十块银元,让我去哪里找?兄弟你帮我留意着,找到了告诉我一声,我们一人一半呀!”

     说完,我拉着小辣椒,和三搞他们一起离开了

     三搞也是拍了一下大腿:“对呀,他们把一尺巷都拆了,孤儿院说不定也会被拆的!”

     十几分钟后,我来再次来到了孤儿院门口,看到它还是像以往一样,孤独,悲凉地站在夜色中,我们放下心来。

     可是,这么大的孤儿院,竟然一丝灯光也没有,却让我们觉得有些不对劲。

     虽然现在被遗弃的孩子少了,可是这里还有十几个因为生病或者残疾没有人留养的孩子,他们不会都遭了毒手吧?

     郑东方拔出阿鼻刀,就要从墙头上跃过去,忽然一声咳嗽声,孤儿院门房的灯亮了。

     一个老人从门房里出来,看着我们几个人,厉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摆摆手示意三搞等人不要轻举妄动,走到老人的面前,给他递了一支烟,解释道:“大叔,我原来也是这家孤儿院的,后来被爸妈领养了,这次回到临汐,就想带朋友来看看自己小时候生长的地方,不知道里面的孩子,都还在吗?”

     老人听到我说原来是这家孤儿院的,语气缓和了一些:“上一任院长自杀了,这不刚换了院长。新院长上任,嫌这里的装修太陈旧了,正在翻新呢。那十几个孩子,现在都被安排进了附近的宾馆里住,听说要一个多月才能翻新完呢。”

     听这老人的话,好像不知道院长的死有什么蹊跷,我摇摇头表示遗憾,转身就离开了。

     等到老人关灯休息以后,我们几个人从另外一个地方,翻墙进入了孤儿院。

     孤儿院只有一座楼,办公室,活动室,宿舍,食堂全在这里。

     一进楼门,三搞便耸了耸鼻子说道:“不对!”

     我骂道:“靠,你又不是狗鼻子,嗅觉有那么灵吗?有什么不对?”

     唐元明却是接口道:“确实不对,如果翻新的话,应该有油漆水泥经味道,为什么这么浓的香味

     我们看向她,发现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正拉着小辣椒的衣角

     自从找回了自己的半条命以后,我发现比以前的感觉更清晰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神魂的关系,还是因为在升天台上喝了那杯虫屎茶

     声音绵软好听,就连我们几个也是心软了下来

     地下室?在我的记忆里,孤儿院是没有地下室的,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了地下室?

     “嗖”地一声,一道寒光一闪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