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甘肃快3网上投注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们一行七人,四男三女,站在大观园三楼的饭店前面,三搞身上披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道袍,这个半调子老道。也不知道几个月没有刮胡子了,胡须蓬松,头顶发髻,却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

     “先生……哦,道长。化缘的话,请到左手边的办公室去。”

     一个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伸手拦下了三搞。

     三搞面色变得巨难看,胡程前一捋头上的短发,想要在小莉的面前显摆一下,晃上前去。

     “哦,这位先生,大厅在二楼,三楼都是包间。”

     迎宾小姐还是那副冷艳的样子。伸手指着二楼道

     一边说着,一边在身后比了个手势,意思是她就是靠脸吃饭的。

     想不到迎宾小姐还是那副样子,摇了摇头道:“我们大观园饭店要提前一个星期预订才有包房,如果你们没有预订的话,请移步到二楼大厅用餐

     我正要把郑东方的金卡拿出来甩在迎宾小姐的脸上。站在我身边的安晓雪掏出来一个卡片递了上去

     说着,安晓雪上前一步,伸出手来轻轻抚了一下迎宾小姐的脸颊。

     妈的,吃个饭也不忘了揩油,我最恶心的就是这种自己长得漂亮还去百合的女人了,难道不知道我国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吗?自己不为男同志造福就罢了,还抢为数不多的资源

     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羽绒服

     妈的,当着老子的面,还想揩老子内人(内定之人)的油?就是你婶子能忍,你叔我也不能忍呀。

     眼疾手快,抓住了安晓雪的手臂,我对她说道:“兄弟。做人要厚道哈!”

     安晓雪眼珠一转,就要把自己的禄山之手伸向小莉,我又一拉她:“兄弟,做人还是要厚道!”

     安晓雪想不到同行的这两个绝色美女都是我的,气得一脚踹在我的屁股上:“滚你妈的蛋!”

     外表看起来是淑女,其实骨子里是女汉子,安晓雪的表现,直接把三搞他们雷得外焦里嫩

     想不到安晓雪的卡片竟然十分有用,几分钟以后,迎宾小姐带我们走到了最里面的天字一号房,解释说这是酒店专门为vip客户不时之需准备的。

     进了房间

     在没有阳光的地方

     安晓雪白了小鬼一眼骂道:“也就是你这个便宜老爸,女朋友是……就罢了,还养个小鬼头,也不怕自己身上的阳气被你们给耗干!”

     虽然安晓雪没有说自己的身份,但是我们都知道她的来历绝对不凡,不管我们怎么问,她就说自己是学校的新生,别的是一字不漏。

     我们本来是要今天去北京的,现在这么晚上只好再推迟一天,反正冲虚道长已经失踪了三个多月了,也不在乎这一天

     买好了东西以后,冲虚在自己住的四合院里给小莉超度,可是结果却失败了,不但小莉没有进入轮回,冲虚道长还连吐了三口鲜血,每一口鲜血吐出来,地面都结出薄冰。

     要知道当时是初秋,天气还有些热,可以想见冲虚吐出的鲜血到底有多阴冷。

     冲虚道长点了三柱请神香,然后便变得神神叨叨的,说什么自己是张道陵,给小莉把了一下脉,说她因果没断,尘缘不净,还不能进入轮回。

     冲虚道长醒来以后,却是冥思苦想了三天,然后叹口气,对小莉说:“你们这对母女,真是时运不济,命中多舛呀!老道我可怜你们,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超度你们母女进入轮回,免你们受永世之苦!毕竟,这一切是因为师兄种下其因,也只有我来承受其果。”

     听了小莉的话,我们都是完全摸不着头脑。

     如果说因果未断,尘缘不净,好像是说我和小莉之间的事,可是没听说过有爱人死了就不能轮回的。

     当时冲虚道长带小莉离开的时候,也不是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很显然说不是我和她的感情。

     我问三搞张道陵附到冲虚身上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三搞脱口而出道:“靠的,这事你问我?你自己……”

     说到这里,他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笑嘻嘻地说道:“你也知道,我连人都不会骗,神说的话我更是不懂了,要问就找到我师叔那个牛鼻子再说!”

     靠的,没听过道士骂自己是牛鼻子的,三搞是第一人!

     于是三天以后,冲虚道长再一次出门,说要准备些东西,看看能不能帮小莉断了因果。

     可是就在冲虚道长回到四合院不久,本来月明星稀的天空忽然暗了下来,阴风嗖嗖,鬼啼阵阵。池节扔号。

     冲虚道长脸色大变,从自己脏兮兮的道袍里拿出了一个小葫芦,取下了上面的小盖

     就在那个时候,忽然狂风大作,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对冲虚道长大喝道:“冲虚师哥,我候请教一下,外面一个口字,里面一个正字,怎么读?”

     听到对方的话,冲虚道长似乎十分愤怒,大喝一声,“喀嚓”一声爆响

     然后,她就觉得自己葫芦里飘飘荡荡,不知道到了哪里。

     等到葫芦停止了飘动,她一伸腰竟然就从里面出来了,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竟然是自己的家,也就是胡程前原来的那个房子。

     胡程前一家都出国了,房子里自然是没有人

     她有种直觉,自己因果未断,一定和自己的母亲有关。

     我倒了些茶水在桌上,先写了一个口字,又在里面写了一个正,桌上出现了一个“囸”字,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字。

     “这个字怎么读?”我问三搞。

     三搞的脸色变得铁青,双目喷火,用一句文诌的话说就是“如丧考妣”。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