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接了电话,我妈在电话里告诉我,他们刚从欧洲回来,有一个叫罗阳的警察,去我家找了我好几次。要我的电话,说找我有人命关天的大事。

     我爸说什么也不同意把我的电话给罗阳,我妈看小伙子天天来求实在可怜,而且眼看着他一天天变得憔悴不堪,我妈又是老师。终于不忍心,问我愿意不愿意把电话告诉他。

     罗阳?好像就是临汐的那个男警的名字。

     在临汐的时候,发生了许多事,都没有什么结果,然后我们就匆忙离开了,现在罗阳找我妈,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线索?

     我让我妈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罗阳

     过了二分钟不到,我的电话就响了,我听出来就是在临汐时我们在地下车库见到的那个男警。

     “左龙吗?你能回临汐一趟吗?我有事要求你帮忙。”罗阳在电话里的声音,似乎都要哭起来了,像我妈说的,他显得虚弱不堪。

     我开了外放,所以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想不到出当时看起来十分精壮能干的小伙子,现在会连说话似乎都变得没有什么力气了。

     “有什么事。你不能在电话里说吗?”池沟名划。

     我能看出来,罗阳一说让我回临汐一趟,三搞和郑东方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就连小辣椒也一个劲对我摇头。

     在临汐的时候,我妈和我一起去吃了一个早餐,到底小辣椒他们在房间里遇到了什么事?现在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他们还不让我回去。

     “我梦到白兰了,这些日子,我天天都会梦到白兰,她全身都是血,双手十个指头都断了,只有手掌还在不停地滴血,两眼只剩下眼眶。而且里面也全是血,她说她死得很惨,心里不甘,最可怜的是她还怀着我们的孩子!白兰还说,她死后的魂魄也不能解脱,被那个可恶的老婆子给抓住关了起来,还天天折磨她,说她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要她交出来。”

     罗阳直接就在电话里哭了起来,随着他的讲述,我们又一次想起了白兰当时被吴老太婆折磨的情景

     妈的。这又是什么剧情?

     罗阳小伙子也就是二十五六岁吧,应该是未婚,而且住在汐河小区这样的高档小区里,人又长得很帅,绝对属于高富帅那一型的,和我这样的吊丝不同,怎么会和白兰这个少妇勾搭在一起,而且白兰还怀了他的孩子?

     如果说前面的讲述还可能是罗阳因为看到白兰死时的惨状,再加上二人之间有私情,才会梦到的话,最后他说白兰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这是吴老婆子当时在自己的家时对我们说的,他绝对不应该知道。

     难道说,白兰的魂魄真的被吴老婆子给拘了起来?如果能找到吴老婆子,说不定就能继续追查孤儿院的事。

     罗阳在电话时三个劲地求我,说让我回临汐一次,我没有答应他,只是说我要看看有没有时间。

     我听到电话那头“扑通”一声,罗阳应该是直接跪下了,然后便是“砰砰砰”的声音,他号啕大哭道:“左龙我求你了,你一定要帮我,我给你磕头了!”

     我感觉到这事没有这么简单,如果只是梦到鬼的话,他用不着放下男子的尊严,给我磕响头。

     我挂了电话,看向三搞等人,问他们:“怎么办?”

     郑东方看着我们面前的双乳山,一直是棺材板一样的脸色微微起了一丝波澜,根本没有看我,似乎对着埋藏在双乳山里的无生墓道:“刚才那个老头的话我听到了,我要回去看看蝶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我会去临汐找你!”

     说完,郑东方头也不回地扛着阿鼻刀就要离开。

     “妈的,你不是答应蝶衣要保护我的,不怕我回临汐会死呀?”

     我在郑东方的背后骂道,其实我是舍不得他。

     这些日子在一起生生死死,就是真的是棺材板,也捂热了。

     “你放心,你不会那么容易死!”

     这个家伙,还是带起一阵冷风,像一朵云一样飘走了。

     嗯,是一阵乌云

     “你为什么要回临汐,只是因为罗阳的要求吗?”

     我摇了摇头:“不,最重要的是因为三个月前,我们不该那么匆忙离开!宿管大叔刚才说了,我无意中的行为,已经揭开了许多不该揭开的事。既然水已经搅混了,为什么不让它更混一点

     嗯

     不过我没来得及细想,然后转向了三搞和胡程前:“你们呢?”

     三搞笑嘻嘻地说道:“我是没话说的,你要是被车撞死,大师我绝对和你一个前辘轳,一个后辘轳。话说,你对临汐的情况比较数,听说那边的洗浴中心很上档次,请不请老子去消费消费?”

     妈的,老子想要请你,还得有钱。

     胡程前却是毅然摇头:“我还得开出租,我不去。”

     我也对他摇头道:“别人可以不去,你是一定要去的。”

     妈的,老子在吴老太婆家里发现的那张照片,还没有问你呢,你不去?

     本来我并没有想让安晓雪去临汐,这家伙神神秘秘的,我不大相信她,而且她老是挽着小辣椒的胳臂,手臂有意无意地往我十分垂涎的高地靠拢,老子一直觉得脑袋上绿绿的,可是她却死皮赖脸地要跟着去,说在野鸡大学实在是闲得无聊。

     可是目前的情况是,我们别说回临汐了,就连回济南也是个问题。

     因为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片荒郊野外,现在又是大冬天,四外根本没有一个人毛。

     不知道为什么,一说到回临汐,我的心里就有一股冲动,也许这三个月里,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吧。

     毕竟,只有在那里,才能查到我的身世之迷。

     我们一行人顺着山间的小道向远处的一条大路走去,我落在最后面,看着胡程前,不让这家伙抽空子溜了。

     在刚认识胡程前的时候,我觉得他十分憨厚,所以很相信他,现在他在我的眼里,完全就是一个老狐狸。

     这家伙的嘴里说出来的话,你当时觉得完全可信,等到过后就会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过他和我的渊源实在是太深了,说起来还是我半个岳父,我也不能弄他。

     “喂,你那个儿子,以后你别叫他小鬼了,叫他小罗吧,他可不是普通的鬼。”

     安晓雪忽然没头没脑地这么说了一句,我点头随口答应了一句,想不以自己的右侧胸口竟然猛地跳了一下,似乎有一种喜悦的情绪。

     我现在知道

     在路上拦了一辆运粪的拖拉机,又倒了客车,我们终于回到济南,吃过饭以后,立刻就开着小辣椒的宝马往临汐赶去。

     我们一行还是五个人,但是少了郑东方和唐元明,却多了胡程前和安晓雪,实力比上次还有不如,不知道这一次在临汐,会不会全身而退?

     五个小时以后,我们驰近了临汐,三搞有意无意地抬起头,透过天窗看向天空。

     我看到,暮色天空中,有一朵椭圆形的云朵挂在那里,就像是一只硕大无朋的眼睛。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