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CG飞艇官网网站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章 身世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二章 预言

     我正在全神贯注地听胡程前讲述往事,这可是关系到我的身世,根本没有注意到会有人对胡程前下手。hua.

     寒光飞起,安晓雪眼疾手快,一剑将其击落。却是一柄半尺长的小刀,是羊汤馆里平时用来剔骨用的剔骨刀。

     我们周围除了一直在转的老板,并没有别的人。先前没有想到他是在偷听。就在胡程前说到最关键的时候他突然出手打断了胡程前,我们都忍不住对他怒目而视。

     偷袭没有得手,羊汤馆老板转身就要逃走,小辣椒摸起身边的一个板凳砸在了他的后背上,几步追上去把他踹倒地在。不得不说,小辣椒这几下干净利索,倒是有几分女警的风范。

     胡程前身上的酒意被突然而至的袭击吓得一干二净,我再问他后来怎么样了他却是摇头不言。

     羊汤馆老板两眼发直。脸色发青,神情狰狞,一个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张开双手就扑向小辣椒。

     小辣椒吓了一跳,就想开枪,被三搞一把拉到了一边:"别开枪,他被鬼上身了。"

     羊汤馆里的服务员正在收拾桌椅,看到小辣椒把他们的老板踢倒,拿着手枪指着他,都围了过来,嚷嚷着问怎么回事。

     小辣椒也看出来老板是被鬼上身了,便收起了手枪。

     三搞给服务员们耐心解释以后,在他们半信半疑的目光里,手里拿出一道黄符,在上面刻画了一些线条。让几个服务员摁住他们的老板,黄符化灰放在一碗水里搅拌了一下,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双筷子,使劲撬开老板的牙关,灌了下去。

     几分钟以后,老板的肚子里如同雷鸣一般,吐出一团污物,然后便恢复了。

     知道自己刚才撞了鬼,被三搞救了,老板"扑通"一声就给三搞跪下了:"谢谢大师。"

     三搞摸了摸自己颏下的那绺黄不拉叽的小胡子,摇头晃脑地说了半天。(hua. 什么你们这附近因为拆迁大家都搬走了,所以阳气衰弱,阴气上升,鬼物横行之类的。

     三搞这番话倒不是危言耸听,刚才我们在外面也确实遇到了一些脏东西。

     羊汤馆老板告诉我们,这两三个月以来,他们这附近确实常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大家都说,这一切完全是因为三个月前孤儿院里出现的那个天坑。

     羊汤馆老板提到了孤儿院,我精神一振,这次我们来临汐固然是被罗阳邀请来的,其实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想要知道三个月前,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让三搞他们闭口不言,非要我离开临汐的。

     老板说,古老相传,孤儿院那边就是一个乱葬岗,俗称万人坑。

     旧社会多战乱瘟疫,很多死后没有后人收尸的,便都被扔到了那片乱葬岗里,久而久之,阴气积聚,那一片周围三里之内,没有人敢在晚上过去。

     后来在大革命的时候,从济南下放来一个大干部,说乱葬岗是阴盛之地,要用功德才能压制,便在那里修建了一个孤儿院,因为孤儿院是做慈善的,邪魔外道不敢侵扰。

     可别说,那个大干部说的还真有用,自从孤儿院建起来以后,那里的怪事真的消失了,久而久之,大家都忘记了孤儿院所在的地方曾经是一片乱葬岗这件事。

     这是孤儿院的老院长这么大一个好人,竟然在三个月前惨死了,然后孤儿院里就出现了一个天坑,把大楼吞噬了,一定是天谴。

     更为可气的是,老院长死后,警方一直没有查到凶手,现在临汐很多地方,一到晚上都没有敢出门了,一定是老院长冤魂不甘,所以驱使那些脏东西出来闹事,要找到害他的人,为自己报仇。

     我们一边听老板讲述,一边看向胡程前,只见他脸上阴晴不定,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三搞救了老板,我们的饭钱自然也就全免了,已经是子夜时分了,我们出了羊汤馆,便回到了上次我们住过的宾馆里。

     我们一行五个人,本来准备开三间房,可是最后还是开了两间,我们三个男的一间,她们两个女的一间。

     让安晓雪和小辣椒住一起,我的心里很不踏实,不知道晚上小辣椒睡着以后,这家伙会不会偷偷摸到她床上去。

     "左龙,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以前的事,实在是......"胡程前坐在床头上,闷声闷声地抽着烟,对我说道。

     从他在羊汤馆里说的只言片语中,我也能推测出来,老院长当初带回来的婴儿也就是二十年前的我,当时他是准备收养我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吴老婆子的反对,还是因为他们遇到了什么事,后来他把我放到了孤儿院,才被我现在的父亲收养的。

     陈阿婆说过,我天生阴命,是阴之子,只有金火旺盛,不能生育的夫妻才能收养我,也许是老院长和吴老婆子不符合条件吧。

     其实,我最关心的还是三个月前,三搞他们为什么带着我像逃命一般离开临汐,而且上次我们走的时候,整个临汐的街道全都为我们亮起绿灯,这到底要什么人才能做到?

     我向三搞提出了这个问题,胡程前似乎也很感兴趣,我们都等着三搞的回答。

     三搞的神色很不自然,"嘿嘿"讪笑道:"你们两个臭小子,这是要审老子吗?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本大师最怕死了,要是在临汐无缘无故地就这么死了,蹲马桥的那些女人靠谁照顾?"

     我摇了摇头:"你怕死有可能,甚至唐元明怕死也有可能,可是郑东方不会怕死。"

     三搞又改口道:"是警察局的命令,说我们是临汐的不安定因素,从我们来到临汐,接连发生了几件凶案。特事科的人要接手这里所有的案件,让我们快点离开!没有警察局的命令,我们走的时候,怎么会一路绿灯?这次你信了吗?"

     我一直紧紧盯着三搞,忽然,我的左右两颗心脏似乎产生了某种联系,感觉到三搞说的虽然是实话,但是还有一些隐瞒。

     "信,还不够!就凭那些黑衣人,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让郑东方离开!"

     在我消失了的那三天里,我和郑东方在凹字楼里和特事科的黑衣人相遇,郑东方根本不鸟对方,而且那些人的实力也不见得有多强。

     我虽然不知道郑东方的猎门到底有多牛逼,但是他的性格却是软硬不吃,不可能就凭警察局的一个命令,他便一声不吭地和我们逃走。

     三搞被我的话完全打晕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会知道特事科的事。

     在一开始的时候,小辣椒曾经说过,他们的上头不让再追查女生楼和出租车司机连环被杀的案件,说有特殊部门处理,应该就是特事科。

     这个特事科,似乎是专门处理和鬼怪有关的灵异案件的,三搞他们一直没有在我面前提起。

     也许以前我在他们面前表现的一直是懵懵懂懂,现在这种要掌控全局的强势让三搞有些不自然,他的脸上开始冒汗。

     "三搞,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大家听听呗,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事情有多危险?"

     安晓雪竟然直接推门进来了,小辣椒跟在她的身后,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房间里做什么了没有,小辣椒脸上也是满是忧虑。

     三搞从怀里拿出了罗盘,确定没有鬼物以后,又拿出一张旧黄符来,咬破食指,将一粒精血涂在上面,黄符化为一片金光,把我们所在的房间映的金黄一片。

     三搞这么郑重其事,我知道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必定十分重要。

     只见他从身上摸出了一本书,放在了我的面前:"你先看看这个吧!"

     妈的,你没和我搞笑吧?

     这本书竟然是ゴ千字文サ,儿童的启蒙读物,不过在书的封面上,写着六个毛笔字。

     天眼出,圣子卒。系亩长圾。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