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CG飞艇彩票大厅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猎人

     眼前这个身影,完全是一副猎人的装扮,想不到在这个阴暗的地方,还能见到一个脸上带着阳光一般微笑的男子。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糖hua.

     郑东方手里的阿鼻刀握得紧紧的,如果对方有什么不对。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手一招,把裹住了骨虎魂魄的黑网收回,猎人对我们微微一笑道:"跟我来吧!"

     妈的,我们带不知道你是谁呢,跟你去哪?

     似乎知道我心中的疑惑,猎人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嘴里说道:"如果你们想从这里离开,最好就跟我走。"

     我还在犹豫,郑东方却已经迈开脚步跟在他身后。

     我不得不佩服这个棺材板脸,在很多时候,他很有决断。

     如果换了三搞和胡程前在这里。一定会商量半天,跟这人去会不会有危险,是不是敌人设下的圈套,可是最后的结果,十有**还是要跟上去。

     郑东方没有那么多的废话,直接选择最直接,也是最为正确的方式。

     踩在这些以人骨堆砌而成的骨山小路上,我的心里从一开始的不安,慢慢变得平淡了许多。

     在骨山的最顶端,盘腿坐着一个人,他就在地里静静地俯视着骨山血海里发生的一切,看到我们到来,也只是微微转了一下头。

     他这一转头。我看到了他的面目,不同地呆立在原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院长,胡崇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在一尺巷,我和小辣椒他们亲眼看到了老院长的尸体,脸上。身上全被缕空刻画成了十八层地狱的画面。

     现在的他,应该是鬼魂,可是他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微微一笑,老院长指了指自己面前以骨头垒成的一个平台,对我和郑东方道:"请坐。"来东共弟。

     这些日子,我经常会想起自己在奶奶的家里梦到的那个画面,那个男子,抱着我,给我说那些话的场景。

     可是我没有想到。我们还有一天可以再见面,而且是像目前的这种情景。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老院长,或者胡伯伯?"

     老院长微微一笑:"随便,名字只是一个代号罢了。我让他们把你们两个引到这里来,也许你们心中十分疑惑,甚至怀疑我的目的,但是时间紧迫,我也是不得不为之。"

     说完,不等我们问他,老院长接着告诉我们。

     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孤儿院的下面。

     二十年前,他被下放到临汐,就发现了这处所在,乃是阴阳两界的分隔点,便在此地修建了孤儿院。

     二十年前,纷争不断,造成了人间动荡,阳间不稳,阴界谋动。

     而且,这些年因为有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暗中谋划,用尽一切手段,搜集阴魂,怨气,似乎就是想要打开阴阳之间的屏障,为祸人间。

     老院长这些年来,一直和一些想要维护人间安稳的人合作,制衡着那些藏在暗处的势力,可是对方实在是太过强大,所以他们也是一再退败。

     "我们把所有的宝,都押在了你的身上。"

     老院长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

     妈的,你们把宝押到我身上,凭什么?

     "我刻在那里的好些数字,你们破译了吗?"

     老院长问我。

     靠的,你还好意思说,把那些数字刻在自己的那里,有什么话直接说不就好了?

     知道我们破解了密码,老院长告诉我们,那些数字并不是他留下的,而是"我"。

     妈的,我什么时候给你说过这些数字,难道是在你抱着我站在麦田里的时候吗?

     "天眼出,圣子卒"是什么意思?

     "天日寒,云露霜,火鸟伐,万身伤。"又是什么意思?

     你那老姘头,吴老婆子到底是搞什么鬼?

     我手上的这枚戒指叫什么?

     我真的是那个什么狗屁圣子吗?

     圣子是干什么吃的?

     你那便宜儿子胡程前,到底是不是我们这边的?

     奶奶是谁?

     蝶衣和白鸥是干什么的?

     二十年前女生楼的事,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凹字楼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九门的人,为什么有的想杀我,有的想要保护我?

     ......

     我的心中,有太多的疑惑,想要向老院长一一询问。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屁股下面的骨山,开始剧烈地摇晃,似乎在骨山的下面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来。

     千万道黑影出现,不停变幻着自己的面孔,可是每一次变换都十分狰狞。

     这些黑影我并不陌生,就是我们在上面的时候,看到从天空中像下饺子一样落下来的鬼兵。

     一言和冲虚让我们看看这些鬼兵到了哪里,想不到竟然是来到了地下。

     鬼兵出现,很显然要对老院长不利。

     郑东方手里阿鼻刀划出一道寒光,瞬间把几个立足未稳的鬼兵斩杀。

     猎人的手里出现了一把黑色的长弓,左手引弓右手虚引,弓弦上射出一道道黑光,每一下都会射杀一个鬼兵。

     小鬼看到这些鬼兵,也似乎十分垂涎,小小的身体化为一道白光,扑到了一个鬼兵的身上,张嘴咬在他的咽喉处,鬼兵惨号一声,便化为虚影。

     这些鬼兵看起来气势汹汹,也许对付普通人还要吧,但是面对这三个家伙,却完全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这就是我们的敌人,对来对付我们的?

     老院长看到我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摇头道:"你莫要轻看对方,这些鬼兵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受重视,他们只是要用鬼兵拖延时间,要把你们留在这里而已。"

     看着老院长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我的心里有种感觉,他就是我最可以信赖的人。

     这种感觉,就像是小鸡从蛋壳里被孵出来,第一眼看到孵化机,便把它当成自己的妈妈一样。

     我知道老院长并不是我的父亲,可是我却有一种从骨子里对他的信赖。

     "陈阿婆说我是阴之子,可是三搞他们又说我是圣子,我到底是不祥的阴之子,还是什么狗屁圣子?或者,所有人都只是误会了我的身份。"

     其实在我的心中,我最希望听到的就是最后一个答案。

     这几天,我妈的人魂一直在我的身上,我却没还给她。

     我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我只是一个穷吊丝,刚从野鸡大学里毕业,到处找工作可是什么也做不了。

     我宁愿落魄,也不愿意当什么圣子,或者阴之子。

     我不想看到那么多的罪和恶,不愿意看到血和泪。

     我只想过平凡的生活。

     老院长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我,似乎看透到我的骨子里去。

     半晌以后,他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道:"你和我想像的不一样,我甚至怀疑......你不是他。可是一切又都告诉我你就是他。圣子也好,阴之子也好,普通人也好,都一样。在面对命运的时候,要么逆来顺受,要么奋起反抗。"

     看着老院长环绕着一层黑气的身体,我呵呵一笑问道:"这就是你奋气反抗的结果吗?自残?把自己的身体缕刻成十八层地狱?甚至在自己那里还刻上了那组数字?你是谁?你是地藏王吗?你入地狱?"

     老院长听到我的话,似乎略有些心伤,可是还是摇了摇头道:"我不是,我只是在你前进的路上,匍匐在地的一粒石子。我知道你不甘,可是像我这样的石子还有很多,我们都相信你可以像春雨一样,涤尽一切污秽。因为我们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所以我才敢先死!"

     在老院长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们脚下的骨山又一次晃动直来,但是这次的幅度极大,似乎要把整个骨山掀翻。

     老院长脸色大变,凑到我的耳边,轻声道:"去九门,夺肉身!走!"

     嘴里说着,老院长长身而起,双手虚引,郑东方和小罗被他抓在了手中,连同我往空一丢,我们便如腾云驾雾一般,向黑洞洞的天空飞去。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