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快乐飞艇注册官网【pa965.com】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向天偷命,向地借灵,天地独行,唯我独尊!

     这十六个字,是古篆体。其实有几个字很是难认,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的时候,我竟然就那么读了出来。

     向天借命几个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一言当时在我家给我爸治疗的时候,曾向我说过,这个世界分为天地人三部分,在天为神。在地为鬼,中间为人。

     可是有些存在,却是人不人,鬼不鬼,更不属于天上的神。

     他们向天偷命,苟活与世,不受天地监管,不受人间约束。

     那向地借灵又是什么意思,还有后面天地独行,唯我独尊这几个字,也太他妈的牛逼哄哄了。

     我知道像这种墓志铭,一般是在盖上写上死者的名字,在座上刻上他的生平事迹。

     这个墓志铭的盖只有这么十六个好像是日月神教口号的字,也许死者的名字刻在座上?

     我双手用力,把墓志铭的盖和座分开。却发现下面光滑一片,没有任何的文字,只在底座上刻了两个掌印。

     掌印修长纤细,看起来像是根据女子的手形刻画的。却又比寻常女子的手要大的多。

     我好奇地把自己的双手放到了掌印上,果然,我的手掌比掌印要宽厚一些。

     忽然。我觉得从底座上传来一股吸力,似乎要把我的手吸进掌印里。

     掌印的边缘十分锋利,我的手指和掌心,因为比它要大上一些,被边缘切割着,传来钻心的疼痛。

     我大吼一声,双脚蹬地,想要把手从墓志铭的底座上拿下来,可是那股吸力十分强大,我的手臂被拉扯得发出“咯咯”的声音,从指骨一直到肩头。每一根骨头都似乎要被扯断了,但是双手却还是慢慢地被挤压到掌印中去。

     鲜血,从我的手上流出来,将掌印浸满,又顺着边缘流出来,青色的墓志铭底座,好像是海绵一样,把我的血全部吸了进去。

     “你来了?”

     三个字慢慢浮现。

     妈的,这是向我打招呼吗?

     三个字又慢慢消失,然后我看到了一个男子的脸,清秀,高傲,阴冷,却又隐隐有一丝亲切。

     男子的双眼无眸,但是我却有一种被他看到了骨子里的感觉,似乎那一双没有眸子的眼,可是看透天上地下,可以把人的心思完全掌握。

     男子的脸再次消失,然后,又是几个字浮现。

     “还我命格,还我神魂,我保你生命不死,肉体不腐。”

     妈的,什么叫还你命格,什么叫还你神魂?

     你们他奶奶的,一个个的找上我,除了要我命格,就是要我神魂。

     这是我从生下来便在身上的,不管是属龙也好,属猫也好,不管是神魂也好,鬼魂也好,这是我的,你们凭什么从我这里夺走?

     我怒火中烧,可是双手被吸在掌印里,根本无法动弹,想要把这几个字毁掉又无法做到,便含忿狠狠用自己的脑袋向底座上撞去。来以讽划。

     就在我的脑袋撞上底座的时候,我看到上面的那些字又换了。

     “否则,死!”

     我的额头,正好撞在那个死字上。

     鲜血飞迸,在底座上形成一个放射形的血斑,死字被我的血完全遮盖住了。

     于是,上面的字变成了“否则,……”

     就好像某个人正要说出自己的狠话,却被对方一掌掴在脸上,生生把后面的话给他掐断了。

     底座上的这几个字,久久没有散去。

     我的心里,说不出的畅快舒爽。

     妈的,你们一个个,似乎都可以对我予取予夺,不管是来抢我的也好,保我的也好,都是一副高人模样,我左龙是什么?

     就是你们的玩物。

     可是老子不爽,老子不服。

     你们不想让我做一个安分守己的穷吊丝,可是老子也不会去做你们的傀儡。

     不管是你他妈的阴之子也好,狗尿圣子也好,那都不是我左龙,我左龙就是我自己!

     心中发狠,我体内的神魂似乎又一次被调动了起来,血液沸腾,双掌之上的血奔涌而出,将整个底座都染成血红一片,上面的那两个字迹也被遮住了。

     那免狠话,还是被老子给他堵了回去。

     胸口的修罗心也再次狂跳起来,我“嘿”然用力,双手“嗞喇”一声,被我从掌印里挣脱出来。

     掌印里满是鲜血,似乎还多了一张薄膜,而我的两个手掌,却因为钻心的疼痛颤抖不已。

     我翻转手掌,看到的是一片血肉模糊,两手的皮肤全部被留在了掌印里。

     双手还在血流不止,可是我却看到,自己的血液之中似乎有一种淡淡的青色光芒,也许这就是我血液沸腾的原因。

     狠狠对着墓志铭啐了一口,我恨声骂道:“妈的,你不是想要老子的命格和神魂吗?有本事就你妈自己来拿!否则,滚!”

     妈的,你的狠话被老子给堵回去了,老子不摞够狠话给你,不显得我太怂了?

     双手上的疼痛在慢慢减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火热滚烫的感觉。

     把山下大叔给我的书包背好,拿起人皮灯笼,我转身就在离开。

     现在冲虚道长和郑东方、小辣椒不知道被那个假蒙山老鬼给弄到了哪里,我得去把他们救回来。

     以前有事,都是冲虚道长他们救我,这还是我第一次去救他们,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骄傲感。

     可是走了几步,我却有些不甘心。

     草你妈的,莫名其妙地把老子弄到了这里,还吓唬我,我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再次取出噬血刀,我一手举着人皮灯笼,一手执刀,狠狠向棺材砍了下去,要把这具空棺毁掉。

     噬血刀狠狠地砍在空棺上,这一次却没有被反弹而回,“咔”地一声,棺材的一角被我切了下来。

     “啊!”

     与此同时,我的左肩却是传来彻骨的疼痛。

     人皮灯笼被我扔到了地上,白蜡歪倒,烛火跳动,似乎就要熄灭。

     靠的,我砍了一下棺材,自己为什么这么疼?只是巧合吧?

     我不信邪,再次举起噬血刀,狠狠砍向棺材的顶端。

     这一次噬血刀在棺材上砍出一道大口子,可是我的头顶也传来一阵巨痛,身体摇晃,“扑通”一声倒地晕死过去。

     昏昏沉沉中,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等到我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还躺在地上,双手的疼痛已经消失了。

     木屋,枯草,随着晚风发出声声轻啸的松树,我还在蒙山老鬼的住所外面,身边是一个歪倒的灯笼,身上还背着书包,手里攥着噬血刀。

     妈的,刚才那一切是不是只是做了一个梦?

     打开书包,我看到了蒙山老鬼的那张皮,这一切似乎又不是假的。

     重新点上人皮灯笼,我发现竟然是一只新的白蜡。

     我明明记得在木屋里的时候,点上了白蜡,有一股奇异的香味,可是现在这只白蜡根本没有什么香味。

     一切都是从眼前的这个木屋里出来以后发生的,我决定再进一次木屋,看看能不能重新进入那个墓里。

     桌椅木床,蒙山老鬼的住所还是原来的样子,我在里面转了一圈,没有任何的发现,转过身来,却看到了敞开的木门,山风从门里吹进来,吹得我全身发冷。

     很显然,在山下的时候,那个大叔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送给我这几个人皮灯笼,他的原意是让我们四个都点上它,然后应该就会都被带入到那个傻逼的墓里去。

     可是阴差阳错,小辣椒他们被那个假蒙山老鬼给掳走了,只有我自己进入到墓里,虽然被折腾了半天,可是对方并没有得到我的命格和神魂,又让我逃了出来。

     忽然,“呼”地一声,我的身后冷风袭来,后背感觉到砭骨的杀意。

     脑袋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我的身体里被吸出来。

     这种感觉我很熟悉,正是盗门盗命的手段。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