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平安彩票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妈的,不知道这些小鬼为什么都一样,绝招就是张嘴就咬。

     不过想想也难怪,他们全身上下,貌似除了牙齿锋利一些。别的地方都没有什么攻击性。

     鬼婴一口咬住噬血刀,竟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这一口小米牙,倒真的够硬的。

     小罗没有变身的时候,实力虽然比起一般的鬼物要强上许多,但是显然不是眼前这个鬼婴的对手,刚才猝不及防,被鬼婴在屁股上抽了一鞭子,感到十分委屈。撅着小嘴,再次扑了过来。

     也许是看到和自己长得差不多大小的鬼婴,小罗心里有了对比的想法。所以并没有变身以大欺小。

     噬血刀上的血红光芒,有着血腥气,也许在鬼婴看来,这也是自己喜欢吸食的血肉,所以咬住刀背后,说什么也不肯放口。

     鬼婴看到小罗扑向自己,故技重施,再次甩起鞭子,向小罗的屁股蛋抽来。

     我家小罗可是个聪明孩子,被鬼婴偷袭抽了一次,怎么会再次上当?

     身体忽然化为一道黑烟。在原地消失。瞬间现出在鬼婴的身后,小罗张开双手,直接掐住了鬼婴的脖子,张嘴向他的咽喉就咬了下去。

     无论是人还是鬼,咽喉处都是要害,鬼婴不敢让小罗咬中,松开了我手里的噬血刀,脑袋猛地转到了背后,狠狠撞向了小罗的前额。

     三搞终于画完了三张黄符,抽准机会,“啪啪啪”贴在了鬼婴的身后。

     鬼婴被黄符贴中,全身一阵抽搐。

     小罗躲开了他的脑袋,一口咬在鬼婴的喉咙上。

     一道黑气从鬼婴的咽喉处流出。被小罗吸进了身体里。

     鬼婴惨叫一声消失了,小罗得意地扑到我怀里撒娇:“爸爸,我厉害吧!”

     我在小罗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夸奖道:“厉害厉害,我的宝贝儿子能不厉害吗!”

     手机灯光下,我看到小罗的皮肤似乎微微泛出一层黑气,觉得也许是光线太暗,我看花眼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在意。

     小罗变得有些慵懒,缩在我怀里。

     我们到处查看了一下,没有再发现什么鬼物,很显然,这个饭店里的惨案,完全是由刚才这只鬼婴造成的。

     罗阳打了一个电话,让警察局的人来勘察现场,想不到警察还没来到,特事科的人倒先到了。

     龙少一看到我,脸上就露出讽刺的笑容,嘲弄道:“左龙,我发现哪里有你,哪里就有凶案。正像别人说的,你就是一个扫帚星,是灾星!”豆土何弟。

     我草你妈的,上次在汐州大酒店,如果不是你陷害老子,老子怎么会和三教结怨?

     我心头火起,看着龙少冷冷地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心怀鬼胎,在背后设计这一切,妈的,要是让老子抓到他,一定抽筋剥皮,绝对不会让他舒服了!”

     龙少丝毫也不相让,向我跨了一步,恶狠狠的盯着我,咬牙道:“我也是这么说,如果让我找到那个搞阴谋诡计的人,我一定会把他抽筋剥皮。”

     妈的,看你的眼神,好像我和你有杀父之仇似的,老子怎么不记得曾经弄死过你父亲?

     鬼婴已经被小罗给弄死了,还好老板醒了过来,向特事科的人讲述了惨案发生的过程,证明我们几个人并不是凶手,但是龙少还是让他的手下挨个记下了我们的联系方式,然后才放我们离开。

     走了家庭饭店的时候,我忽然听到旁边那家院墙上传来一声猫叫,正是刚才我们看到的那只黑猫。

     我一个箭步冲到了墙边,抽出噬血刀就往黑猫斩去,它轻巧地躲过,跳到了一间平房上,坐下来,依然冲着我“喵喵”叫个不停。

     随着黑猫的叫声,小罗在我怀里扭动不已,似乎十分难受,我便把它送回了修罗心中。

     小罗回到我的身体里,黑猫站起身来,像人一样冲我举起左爪来挥动了一下,然后迅速从墙头上离开消失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心里有种慌乱的感觉,似乎黑猫会带给我们什么不幸,可是究竟是什么,我又说不清楚。

     我们来到罗阳所说的那个人家的时候,房门大开,屋子里已经摆上了香案,有一个身穿黄色道袍的道士正在准备着香烛黄符。

     看到我们一行有一个穿着道袍的三搞,那个道士的面色一凛,以为三搞是抢他的生意的。

     罗阳却是认识这家人,过去说明我们今天只是过来问他们一些问题,不会影响他们做法事,家属去给道士解释了一下,他的脸色才好看了些。

     房间里挂着一张大照片,上面是一个可爱的婴儿,看样子也就是三四个月大小,小小的脸上荡漾着可爱的笑容,这样的一个孩子竟然被人算计送命,我对背后那些人的狠毒,也是痛恨万分。

     看到道士在香案上点了一炉香,放着天师印,桃木剑等器物,三搞撇了撇嘴,不以为然。

     也许因为有个同行在旁边,道士有些紧张,炉里的香点了三次没有点着,香头都燎黑了,可是就是不冒火星。

     碧瑶碰了碰我的手臂,轻声对我道:“小心点,有古怪。”

     我也能感觉到这家人家阴风习习,可是却看不到有任何黑影一类的东西,本来以为是自己多疑了,碧瑶这么一说,我才知道情况确实不对。

     三搞悄悄拿出了罗盘和桃木剑,双眼紧紧盯着道士,道士被他盯得更慌了。

     旁边看热闹的人们看到道士装模作样,故作高深地装了半天逼,现在要开坛作法了,连香也点不着,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大家这一笑,道士终于恼羞成怒了,“啪”地把手里的香重重拍在了桌子上,对着三搞骂道:“你们这家人家,请了大师我来给你们作法超度亡灵,为什么还要找个道士来旁观?难道你们没听说过同行是冤家这句话?一定是他搞的鬼,现在天神请不下来,你们的孩子无法超度,有什么事你们自己担着吧!”

     嘴里说着,道士的脸变得铁青一片。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应该是孩子的奶奶,忙跑过来给道士作揖,说是家里人不懂事,不该放三搞这个臭老道进来。

     三搞的脾气,什么时候吃过这些?

     “你装神弄鬼骗钱就罢了,道爷我也懒得管你,现在你自己点不起香来,不知道原因反而怪道爷?”

     三搞的话音未落,忽然一阵阴风刮过,把香案掀翻在地,上面的黄符、法器撒落一地。

     香案的边角,正好砸在了道士的脚背上,痛得他“哇哇”乱叫。

     “香,香……”大家都指着道士的身后,大声叫道。

     滚到地上的那把香,忽然飘了起来,无火自燃,冒出浓浓的黑烟。

     道士背对着那把香,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看着大家怒斥道:“香什么香……”

     话音未落,他身后的黑烟凝聚成了一个婴儿的形象,和墙上的照片一模一样,应该就是这家出车祸的孩子。

     老太太看到孩子,双眼里的泪水就涌了出来,伸出双手对着黑影叫道:“宝儿,你知道奶奶想,回来看奶奶了……”

     道士这才感觉到不对,转过脸来,看到黑影已经张开嘴巴,向他的咽喉咬了下来。

     道士大叫一声,直接吓得倒在了地上,妈的,就这胆子还出来抓鬼降妖。

     三搞手一甩,一张黄符飞向黑影的眉心,另一只手里的桃木桃向黑影的头顶劈了下去。

     老太太看到三搞对自己孙子的鬼魂下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三搞哀求道:“大师,不要伤害我的孙儿呀!”

     小孩子似乎知道奶奶会护着自己,转向了老太太。

     老太太伸手想要抱住他,黑影忽然怪啸一声,从老太太的脑门上时入了她的身体。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