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快乐飞艇玩法介绍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yzzzzz如果是以前的我,看到半张脸的女鬼,只怕立刻就会吓得尿出来,可是现在我看到她以后,最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我心里十分奇怪。这个女鬼的半张脸都没有了,没有舌头,也没有嘴巴,她是怎么说出话来的。

     难道说鬼和人的身体构造不一样,所以说话不用嘴巴吗?

     女鬼毕恭毕敬地站在我的旁边,等着我享用酒杯里的美酒。

     我端起杯子来凑到鼻子前一闻,只觉得一股冲鼻的血腥味道。我差点吐出来。

     血液如果放置一段时间的话就会凝结,可是杯子里的这些血液却很明显是新鲜的,我看着女的半张脸,心里冒出一个念头,这些血不会是她自己的吧?

     女鬼看到我端着酒杯并没有喝下去,脸色拘谨,神情惶恐地说道:“家里没有什么吃的了,您在外面工作很辛苦,如果我不能帮您准备些吃的,怕您怪罪。所以便切下自己的半张脸来,为你准备吃的。菜马上就好,请您稍候。”

     妈的,毫无疑问,她要给我准备的菜一定就是自己的半张脸了。

     还没等我制止她,女鬼直接走向了后面,过了一会。她走了回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放着的果然是她的半张脸。来亚在血。

     把盘子放在面前,女鬼对我道:“请您快点享用吧。”

     妈的,我又不是变态,怎么会吃你的半张脸?

     再说了,鬼的肉如果被我吃到肚子里去,会不会产生什么不良反应,谁知道呢?

     看到我端着酒杯半天没有喝下去,女鬼忽然大声叫道:“你为什么不吃东西,也不喝东西,难道我做的东西不好吃吗?”

     妈的,刚才还是一副小女仆的样子,怎么转眼间就成了女王?

     女鬼的身子向我倾了过来。半张脸就凑在我的面前,鲜血从她的脸上滴下来,落到我的脸上。

     靠的,吓唬我?我怕你?

     我正要站起来,女鬼忽然大吼一声,向我扑了过来,从她的嘴巴喷出一口鲜血。我忙从沙发上滚了下来,躲过她的攻击。

     我正要拔出噬血刀来还击,猛然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不是左龙,心念一动,鬼将出现在我的面前。

     在奶奶家我们早就说好,无论是小鬼还是鬼将他们,出来的时候都要换个样子,以免被人猜到我的身份。

     鬼将改变了形象,比以前看起来更加凶猛,一把抓住女鬼的脖子,不顾她脸上的鲜血,张开嘴巴,直接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女鬼哀号一声,便被鬼将吞噬了。

     这个女鬼的实力,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恶鬼而已,比起鬼将来,那差得可不是一个重量级,鬼将出手,她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我从女鬼的房间里出来,发现楼道里一片漆黑,刚才的惨绿色灯光都熄灭了。

     下了楼梯,我发现自己站在街上,并不是刚才所在的宾馆二楼。

     “兄弟,好本事,想不到你竟然可以召出鬼将来,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R”

     马行空站在街上,清醒得很,一点也没有刚才醉意朦胧的样子。

     妈的,幸亏刚才我没有用噬血刀或者阴灵天问剑和女鬼战斗,否则不被这家伙猜出我的身份了?

     马行空这才问我的名字,我告诉他我叫上官虎,他微笑点头,问我住在哪里,我告诉他我没带身份证,还没有订好房间,他问我可愿意和他一起住。

     似乎刚才我和女鬼的战斗,已经通过了马行空的考验,看来这个女鬼应该真的是马行空安排的。

     如果和马行空住到一起的话,我以后的行动就会受到限制了,我告诉他我在临汐还有亲戚,住到亲戚家就好了,然后和他告诉就离开了。

     既然这些人认为我已经死了,为什么还留在临汐不离开?

     我在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在街上转了一圈,然后向我家的方向开去。

     此时已经是接近半夜了,我敲了半天门,我妈妈才把门打开,隔着防盗门看到我,问我找谁。

     我看到我妈的脸上隐约还有泪痕,似乎刚哭过,难道说她们已经知道我被人家除掉的消息了?

     我告诉我妈,我是左龙的同学,这次到临汐来有事,随便来看看他。

     我妈皱眉道:“现在已经太晚了,左龙没在家,请你明天再过来好吗?”

     今天来我都在街上转了半天才敢过来,明天我更不敢再回家了,我对我妈说,很想今天就进去和他们谈谈。

     我妈很犹豫,我爸听到声音凑了过来,问我是谁,我妈告诉了他,我妈点点头示意我妈开门。

     进了门,发现家里有股烧过香的味道,桌上还有黄符灰烬。

     我一直怀疑我爸妈是九门的人,可是在我们面前,他们从来也没有表现过自己会法术这件事,现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个,却烧过香和黄符,很明显是他们自己做的。

     除了香和黄符,我还看到桌子上放着几件旧衣服,似乎都是我穿过的。

     我知道幻门和蛊门都有一些法术,可以通过人的衣物,或者身上的头发等东西,对人做法下蛊,难道我爸他们也是这么做的?

     看到我的目光转向桌子上的衣服,我妈走过去收了起来,解释说最近一直没见过我,有些想我了,所以拿出这些衣服来,聊解相思之苦。

     我笑了笑,对我妈说我是巫门的弟子,我妈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我爸叹了口气道:“不满你说,是我刚才点香烧符,想要算一下左龙的去向。我们有很长时间没见他了,昨天晚上接到了个陌生电话,告诉我们左龙在市北村被人用偷天换日大阵给害死了,我想看一下他到底还在不在。”

     在奶奶家里,她已经用法术把我的气息隐藏了,我知道我爸妈一定是查不到我的信息,所以才会哭泣。

     我的心里一酸,想要告诉他们我就在他们的面前,可是却又不敢说出来。

     如果我妈的人魂早点找回来的话,也许他们还能要个孩子。

     可是现在我爸妈都已经五十多岁了,已经不可能再要孩子,我知道他们一直把我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并不管我的身份是一个穷吊丝,还是什么圣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父母,只好陪他们说了一会话,告诉他们左龙也不一定直的被害死,因为我看到很多九门的人还在临汐,据说当时那些布下偷天幻日大阵的高手也怀疑左龙逃走了。

     我爸也安慰我妈,说他刚才看到的情况是我没有信息,并不是已经死了,说不定我福大命大,被蒙山老鬼他们救走了。

     从家里离开以后,我让小辣椒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安慰安慰她,就给她说我可能没有被害死,或者会被某个强者给救走了。

     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整个宾馆里静悄悄一片,我看看二楼上没有人,便上了电梯,向地下十八层下去。

     我刚从电梯里走出来,却看到了马行空,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人,正是龙少。

     马行空笑着问我:“师弟,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而龙少却是满面狐疑地看着我,脸上似笑非笑,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我告诉他们,左龙曾经在电话城告诉过我,从这里可以进入幽冥界,我想去幽冥界一趟。

     龙少笑道:“这位兄弟,据说幽冥界只有死人才能进去,不知道你怎么进去?”

     我冷笑一声道:“我怎么进去,就不用你操心了吧?我还想问问你们,在这里有什么事呢!”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