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北京赛车规则介绍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与此同时,玻璃瓶里的罗阳飞了出来,穿过电光,全身被电光打得直冒白光,也跟在平凡的身后向外面飞来。

     而那个僵尸一样的罗阳。已经追到了平凡的身边,平凡竟然好像不敢与他对抗一般,被罗阳双手抓住脖子,舌头向平凡的头顶伸了过来。

     而罗阳的灵魂却是对着平凡大叫道:“不要和它对抗,快跑!”

     平凡根本就没想着要和他对抗,可是被罗阳抓住,想要逃跑根本不可能。

     罗阳的舌头穿过了平凡的脑袋。想要吸他的脑髓。

     如果是真正的马行空的话,只怕这一下已经被罗阳把他的脑髓给吸食掉了。

     我感到十分奇怪,如果说罗阳的身体是龙少控制的话,以马行空和他的关系,他不应该杀了马行空。

     平凡直接化为一道黑烟,从罗阳的手里溜出去,和罗阳的灵魂起跑到楼道里,向楼道头窗户飞去。

     菊子冷哼一声道:“哼,想不到控制罗阳的,竟然是蛊门的人。我们去抓住他!”

     说完,菊子的身体直接化为一道黑光,向小区里飞去。

     我看到平凡和罗阳的灵魂已经飞到了窗口,就要从窗口飞出来,却又看到了一道电光,窗户竟然也被布下了电网,他们两个转身想要再次从楼道里逃走已经来不及。因为罗阳已经来到他们的身后。

     罗阳一改刚才面无表情的的样子,脸色狰狞,嘴里“嗬嗬”有声,长长的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巴,狞笑着,似乎把平凡和罗阳的灵魂当成了自己的食物。

     我跟在菊子的身后跳进小区的墙里,发现已经失抬头了她的身影,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我自己的速度跟不上,现在平凡和罗阳的灵魂命悬一线,我只好放出鬼车和小罗,他们两个化为两道黑影,向平凡他们所在的楼道里飞了过去。

     从平凡的视线里,我看到罗阳的身上腾起一层血红的光芒,就好像就亮了一盏红灯炮一样。

     我不知道蛊门竟然还有这种法术。可是很明显,灵魂状态的罗阳,根本没有一丝战斗能力,而平凡的实力又十分低,我现在开始后悔刚才没有让鬼将幻化成马行空的样子了。

     罗阳再次抓住平凡,双手往自己口里送去。

     “刷!”

     一道剑光闪起,却是菊子已经来到了。手里一把软剑,发现夺目的电光,剑还未到,电光已经落以了罗阳的身上。

     “吱吱!”

     烧烤的声音响起,罗阳的身上发出一道道白烟,我似乎闻到空气中传来烤肉的香味。

     罗阳的灵魂看到自己的身体被电光烧得直冒烟,嘴里大声叫道:“菊子,你别弄坏了我的身体呀。”

     菊子白了他一眼骂道:“早不告诉我,现在倒是爱惜起自己的身体了。”

     嘴里虽然这么说,菊子还是收起了软剑上的电光。

     罗阳全身血光一盛,怒吼一声,合身向菊子扑了过来。

     菊子狠狠一脚踢在罗阳的身上,竟然被反震出去,“砰”地一声摔倒地在上。

     与此同时,小罗和鬼车已经赶到。

     为了掩藏小罗的本来面目,在召出他来的时候,他已经是变身状态,所以看起来就和普通的鬼物差不多。

     小罗直接奔向了罗阳,罗阳不知道面前这个可是鬼物的杀神,吼叫着抓向小罗的脖子,被小罗反手抓住双手,双眼里冒出红光,直接咬向罗阳的脖子。来土来血。

     小罗最喜欢吸食鬼物的怨气,被他咬住脖子以后,从罗阳的身体上,有一道黑光顺着他的脖子被小罗吸到了体内。

     顿时,罗阳的身体变成了软面条,软嗒嗒地倒地了地上,小罗开心地舔了舔自己的舌头,好像很满足的样子。

     鬼车在旁边看到小罗吸食了罗阳身上的鬼物,皱着小鼻子,敲了一下小罗的脑袋:“这些鬼这么脏你都吃,以后阿姨不喜欢你了。”

     还有菊子和罗阳的灵魂在旁边,怕他们再说话暴露了我的身份,正好赶到的换忙把小罗和鬼车还有平凡召回了幻天戒当中。

     罗阳的灵魂飞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摸着自己的脖子报怨道:“上官虎,你召出来的小鬼也太没有纪律性了,怎么把我的身体给吸成这样,明天我怎么去上班?”

     菊子去是满腹狐疑地看着我问道:“刚才那个小姑娘,是鬼还是神?”

     妈的,我倒是忘了这一点了。

     一般的巫门弟子,要么修炼请鬼术,要么修炼请神术,不可能既会请鬼又会请神。

     而菊子却似乎知道平凡他们并不是我请出来的,以为我会养鬼术。

     可是鬼车身上根本没有任何阴气,却有一股让人温暖舒服的气息,我总不能告诉她我在身上养了个小神吧?

     我只好向菊子解释说,自己是巫门弟子,但是从一个道门弟子那里学到了养小鬼的法术,所以鬼车是我用请神术请下来的,小罗他们是我养的小鬼。

     菊子的眼里一亮,但是没有再继续追问。

     我问罗阳这是怎么回事,他的灵魂在晚上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身体被囚禁起来,他身体里的鬼蛊是谁下的。

     罗阳哭丧着脸,向我们讲述了他在那个破旧小区里喝了那种血红色的酒液以后,身体里被下了血狼蛊的事。

     那次莲衣燃烧生命和阴绝圣大战以后,我再次见到罗阳,发现他身上的血狼蛊已经解了,没来和及问他。

     原来罗阳当时回到家里以后,越想越怕,就问龙少有没有办法解掉自己身上的血狼蛊。

     龙少给他介绍了一个所谓的高人,那个高人说即使是同一门派的,也不可能解掉另一个人下的蛊,他有一个办法倒是可以不让血狼蛊发作,但是手段有点极端,而且要忍受极大的痛苦。

     像罗阳这种好色之徒,身上的血狼蛊发作以后人,他根本没有办法出去找女人,听到对方的话,说只要能把血狼蛊解掉,让他做什么都行。

     于是,龙少带着那个人来到了罗阳的家里,那人带来了一个玻璃瓶,里面有一团黑色的气息。

     罗阳知道那是鬼物,以为那人要害自己,可是那人却笑笑道:“我的办法就是,以蛊制蛊。你想不让血狼蛊发作,那我不给你下一个更厉害的蛊。这就像你的身上痒的时候,你狠狠掐下去,疼痛可以把痒的感觉盖掉。”

     罗阳看看自己全身的狼毛,问对方自己中了他的蛊以后,会不会影响形象,那人道:“你放心吧,我是来救你的,不是来害你的。这个蛊是我下的,我是龙少的朋友,你也是龙少的朋友,只要你不和我们为敌,我不让鬼蛊发作,你不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罗阳为了恢复自己的样子,最后还是同意了对方的做法。

     被下了鬼蛊以后,罗阳的身上果然没有那些狼毛了,只是每天晚上回家,那个玻璃瓶里的鬼物会进入他的身体,而罗阳自己的灵魂只能进入玻璃瓶里被关起来。

     这些日子,罗阳倒是没有别的感觉,只是每天早晨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东西。

     菊子冷哼一声道:“亏你连这个也相信!什么叫以蛊制蛊?那人根本就是给你下了血狼蛊的人?他给你解掉了血狼蛊,然后再重新给你下个鬼蛊!他们并不是想害你,只是想得到你的记忆,每天晚上那个鬼物进入你的身体,就会把你的记忆复制下来,所以第二天你才有奇怪的感觉。”

     妈的,这么说来,龙少和蛊门的人也有勾结?

     “师弟,你怎么在这里?这个姑娘又是谁?”

     马行空忽然在楼道里出现,看着菊子,向我问道。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