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孕而生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幸运蛋蛋开奖直播

作者:落雨听风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孕而生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铜柱上的那个面庞,看起来和小莉有几分相似,无疑就是小莉的妈妈

     想不到被锁圜阵封印了这么长时间,她竟然性情大变,不但直接把小莉的灵魂抓起了铜柱里。---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而且还咬伤了胡程前。

     胡程前躺在地上,身上不停打着冷战,嘴里却是叫道:“小莉,你没事吧?”

     妈的,你叫的小莉,到底是她们母女中的哪个?

     胡程前和小莉的妈妈当时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两个甚至没有那种关系,虽然后来生下了小莉,但是并不是胡程前的女儿,想不到二十年过去了,胡程前还是那么深地爱着他。

     铜柱上的脸庞被三搞贴了三张黄符。似乎受到了极重的伤,面色狰狞地对胡程前叫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来伤害我?”

     二十年近相思,早就在心中成灾。

     可是一旦相见。对方竟然已经变成了这种样子,胡程前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我可以相信一个灵魂被囚禁二十年的痛苦,无论做出什么违背人性的事来,都不过分。

     而且,小的妈妈显然并不确定胡程前就是二十年前自己的恋人。

     “小莉,是我呀,胡程前。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胡程前挣扎着从地上了起来,抱着铜柱,对着里面的那个女人大声叫道。

     “胡程前,你是胡程前,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

     女人的脸在铜柱上深情地看着胡程前。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也许在铜柱里,她已经失去了时间观念,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些年吧。

     “是呀,我是胡程前,刚才被你吸进铜柱里的那个,就是你的女儿小莉呀。”

     胡程前的双手捧着铜柱上的面庞,深情地说道。

     “那个……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竟然这么大了吗?”

     女人似乎有一瞬间的恍惚,可是随即面色再次变得狰狞起来:“我的女儿为什么在你们这里?你们这些坏人,害了我还不算,竟然还想要害我的女了,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女人的再次张开嘴巴,一口黑烟喷了出来。卷向我们。

     我忙把胡程前从铜柱前拉开,黑烟卷来,我们脚下的阴渠里忽然腾起一股强烈的阴冷气息,里面的血液沸腾起来。

     “砰”地一声,我们身后的房门关了起来,我暗叫一声不好,手里的阴灵天问剑猛地劈向房门。

     “咔嚓”一声,阴灵天问剑砍进了门板里,可是并没有把门板砍破。

     妈的,想不到这间宿舍里的房门竟然被人换成了特制的,以阴灵天问剑的锋利程度竟然不能砍破,很显然对方是想把我们困在里面。

     小莉的妈妈不停地吐出黑烟来,整个房间都被黑烟弥漫,而且阴渠中的血液也在慢慢上涨,铜柱不再吸收血液,反而向外不停冒出来。

     血液很快就漫过了我们的双脚,变得粘稠无比,而且似乎在吸食我们身上的热量,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得越来越冷,就连移动脚步也变得很困难。

     小辣椒冷哼一声,手里的弯刀砍向铜柱。

     “哗啦”一声响,铜柱上的铁环竟然同时飞了出来,砸向我们。

     房门被关了起来,我们的双脚又被粘稠的血液困住,根本没有办法躲闪,眼看就要被铁环砸中,鬼车怒吼一声,直接变成了九头鸟的样子,翅膀一扇,“丁丁当当”一声乱响,所有的铁环都被她扇到了墙上。

     阴渠中的血液还在不停地上涨,眼看就要没过我们的小腿,三搞皱眉道:“快点想办法逃出去,否则等到这些血液把我们全部淹没,今天我们就麻烦了!”

     房间里的气味越来越是腥臭难耐,我忍着胸口的恶心,奋力把自己有双腿拔出来,站到门边稍高的地方,手里的阴灵天问剑高高举起,猛地斩向脚下的阴渠。

     “轰”地一声,阴灵天问剑斩在地板上,激起了一道血光,阴渠竟然像人一样发出“嗷”地一声痛叫。

     我们所有会都被这一声痛叫瘆得毛骨悚然,我不禁感到奇怪,难道这个阴渠,还是有生命的不成?低贞央巴。

     地面被阴灵天问剑掀起了半边,露出了现在灰色的水泥来,在水泥的中间,竟然夹杂着一些森白的骨骼,而且这些骨骼还按照一定的方位,似乎摆成了什么特殊的阵势。

     也许,这些都是组成锁圜阵的材料吧。

     每一根白骨都透出诡异的气息,似乎在里面蕴含着什么邪恶的灵魂。

     地面被掀开,房间中间的铜住也是晃了几下,小莉妈妈的灵魂发现痛苦的号叫,似乎刚才我的那一剑是斩在她的身上一般。

     我再次举起阴灵天问剑,就要斩向铜柱,三搞忙大声阻止我道:“不要!小莉的妈妈现在已经变成了这个阵法的一部分,如果不能先把她的灵魂从锁圜阵里解脱出来,你把阵法破坏了,她和小莉都是必死无疑。”

     妈的,如果破阵,就要伤到小莉母女二人,不破阵,她们两个又被锁在其中,那到底要怎么办?

     三搞告诉我们,二十年前他的师父也没有把锁圜阵解开,只是封印了它的一部分功能,使它无法再从外界吸收阴气。

     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只怕锁圜阵又被某些人重新启动了,而且似乎还经过了改良。

     这一切,应该都和李大师所说的那个老太婆有关,可是那个老太婆到底是谁,现在又在哪里?

     血液还在慢慢上升,郑东方冷哼一声,手里的阿鼻刀猛地向我们身后的墙壁劈了下去。

     “轰”地一声,墙壁被郑东方的阿鼻刀轰出了一个缺口,可是小莉的妈妈又一次号叫起来。

     很明显,整间房子都是锁圜阵的一部分,而小莉的妈妈应该就是这个阵法的阵灵,无论我们攻击哪个部分,都等于攻击她的灵魂。

     房间里的黑烟越来越浓,这些黑烟似乎有攻击灵魂的能力,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我开始后悔起来,听说这个女生楼要被拆掉,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赶来查看514房间的大阵,这会不会是对方设下的圈套呢?

     我还是太鲁莽了,所以才会被对方一直牵着鼻子走。

     如果小辣椒和鬼车他们这次都被锁圜阵禁锢了灵魂,那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身后的房门忽然“啪”地一声被打开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对我们道:“快跟我离开!”

     宿管大叔!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露面的他,竟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是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不禁喜出望外。

     我记得宿管大叔说过,他是小莉妈妈的父亲,他看向铜柱上的那个脸庞,伸出枯树皮一样的双手,捧着铜柱轻声道:“这些年,你受苦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宿管大叔的双眼里露出了一片泪光。

     难道说,他原来给我说的话是真的,那真的是他的女儿?

     可是小莉妈妈的灵魂并不买他的帐,对着他大声怒吼着。

     宿管大叔直接拉起我们,便向门外走去。

     楼道里竟然和房间里一样,整个地面上都漫着一层血液,而且在这些血液的表面,还幻化出一个个的脸庞,每个脸庞都是无比狰狞,似乎要择人而食。

     宿管大叔从三搞的手里拿过几张黄符,口中念念有辞,直接便把黄符扔了出去。

     “轰”地一声,黄符的火光把整个楼道都映得一片通红,我发现除了我们站立的房门口,楼道里竟然密密麻麻地站满了黑影。百镀一下“阴孕而生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