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快乐飞艇注册官网【pa965.com】

作者:顾念.QD所属:书名:重生星际之凤九娘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之前她并不是完全没有怀疑,然而考虑到阿里奥斯的关系,她不觉得他会那么做,所以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并未深入去想。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问,难道真的发生了她所无法想象的事情?

     “信怡难道是我的孩子?”

     爱德加斯汀嘴角微勾。

     “怎么?小九终于愿意做信怡的妈妈了?”

     凤殊强忍住心底的烦躁,“我问最后一次,信怡是谁的孩子?”

     “我的孩子。嗯,亲生的。”

     他好整以暇道,“你是嫉妒我有个女儿,你生的是儿子,所以现在才会这么不高兴?”

     “不要答非所问。”

     “我以为你已经问了最后一次。”

     凤殊双眸沉沉,眼底情绪翻滚。

     “你是不是当妈当上瘾了?他女儿关你什么事?是谁的女儿都不会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就被他带跑了?”

     梦梦在识海里跳脚不已。

     凤殊垂眸,好半晌才压下了怒意。

     “不是我的孩子,就不要再塞给我。别说是大哥你的孩子,就算是姐夫的孩子,也不可能比凤圣哲对我更重要。我生的,我养,我负责。别人生的,哪怕是我的手足至亲的孩子,也轮不到我负责。

     我不希望再从大哥你嘴里提起这个建议。还有,和信怡招呼已经打过,以后我也不会再去。”

     爱德加斯汀没有想到她突然之间就会发起脾气来,不由心下一沉,面上却不显,“好好好,一切都小九说了算,好不好?别生气,别生气。你还是笑起来更好看,板着一张脸,阿里奥斯会以为我和你打架了。”

     凤殊双眼直视他,嘴角微撇。

     “大哥,你永远都是姐夫的大哥,姐夫也永远都是我的姐夫,但你我之间关系如何,却是未知数。你不希望姐夫为难,我也不希望姐夫为难,这就是我们唯一的私人利益共通点。如果你忘记这一点,或者我也忘记这一点,我们将来恐怕多半会形同陌路。”

     她这是把话挑明了说。

     爱德加斯汀笑意微敛。

     看来还是把人给惹恼了。现在不是好时机,可能已经永远错过了好时机,的确可惜了。只能看以后有没有转机。总之这事已经不能宣之于他口。

     爱德加斯汀立刻把握住了形势,笑容重新绽放开来。

     “当然,小九说的很是在理。阿里奥斯是我们俩的共同珍宝,自然要一起好好爱护才是。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向你提起刚才的话题,你放心。现在能不生气了吗?”

     不管他会不会再提,凤殊都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往深处想。即便有个万一,那也是他鼓捣出来的,他负全责!

     凤殊知道就算事情像自己所想她也没有办法做什么,闭了闭眼,便把这事直接抛诸脑后。

     是又如何?她奈何得了他?奈何不了,徒增烦恼。

     只希望不是她所猜测的那般,否则,即便她能够硬下心肠来装作不知道,对于君临和凤圣哲等人来说终究是一个意外打击。

     凤殊没有立刻想明白的是,她第一时间照顾了君临父子几个的立场,却完全没有考虑爱德加斯汀这边的情绪,所以从一开始,爱德加斯汀的谋算就已经落了空。

     相较于从前,她现在到底是更容易想开了。所以对于无法确定的事情,她便真的不再去想,神情也恢复了刚才的模样。

     “说起来,我四姐的墓地在哪里?我想要立刻前去祭拜一番。”

     “凤婉的墓地就在帝都。”

     洪月亮买给小妹的是夏季的裙子,八十多块钱一条,在当地算的上是挺贵的了,也怪不得丁春花心疼钱。如果是自用或者是送给洪小星,估计丁春花心里头还能够好受些,但平白无故地给关九花钱,丁春花自然是心里不痛快的。

     因为总是往外跑,关九原本肤『色』就比一般的姑娘要晒得黑一些,加上长达半个月的军训,她这会儿黑不溜秋的,如果不是因为齐耳短发,完全就像是个假小子,裙子什么的,暂时也不适合穿,而且在学校按规定每一天都要穿校服,她便把裙子拿回家来。

     知道这个情况后,她二话不说,把裙子折叠包装好,第二天就让洪爱国到镇上赶集时把裙子寄给了洪小星。

     哪怕她如此识趣,丁春花也依旧是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只是碍着洪爱国的面,到底也没有敢再像从前那般对关九大声呵斥或者打骂。

     关九自从想开之后,对丁春花的态度便压根不在意了。

     反正不用愁学费,家里也不愁她一口饭吃,虽然不能每餐都吃上肉,连衣服也总是穿两位姐姐用过的旧衣服,但能够继续读书,又能够锻炼身体,她目前已经很满足了,所以自觉日子过得相当平静。

     只是平静的生活中也还是有一件对于她来说算是大事的事情发生了,洪卫国一家果然离开了。只不过这一次,是张彤先行带了儿子去京都,洪卫国押后。

     大概是出于爱才的心里,也或者是希望利用她来督促儿子好好读书,洪卫国这些年来还真的对关九照顾不少,支持她读书也不仅仅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小学阶段可是对她开过不少小灶的。

     如果不是因为洪卫国的耐心教导,关九也不能那么快就融入到这个新环境中。所以对于这一位老师,她打心眼里还是很尊重的。

     知道他快要走的时候,她周末回家时特意到山上去转悠了一整天,采回来一些野果,又打了一些猎物,机缘巧合之下还不靠毒箭,单枪匹马猎杀了一匹瘸腿的公狼。

     因为额外的收获,她便把一整张狼皮送给了洪卫国,还特意做了一张小弓,让他拿去给洪阳,表示好歹相识一场,老同学走得急,分别礼物是不能不送的。

     洪卫国对于她的说法好笑不已,原本是不想收下狼皮的,毕竟对她家里的事情也知道得七七八八,这狼皮对于关九来说也是个赚钱的玩意儿,但是耐不住她执意要送,便收了下来。

     为了表示礼尚往来,他挑了一些书还有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回赠给她。

     洪卫国算是老一派的知青,喜欢舞文弄墨,并不是嘴上花花,而是真正有本事的,他相当痴『迷』于书画,阅读量非常丰富,对于『毛』笔字与画画也都很是有一手。

     这么多年来他也执意要教儿子洪阳习字画画,洪阳一开始并不是个坐得住的人,无论如何管教也总往外跑,后来见关九成绩总是能够压过儿子一头,洪卫国便在她来请教间隙,每一次都也顺便教她写『毛』笔字。

     关九最初写的非常不好,总是惹洪阳笑话。但是她毫不气馁,数年如一日的坚持,加上洪卫国大方地提供了笔墨与纸,还任由她拿回家里去练习,初中时她的『毛』笔字已经写得相当漂亮了,连带得她写钢笔字也非常不错。

     洪阳在她的碾压下,虽然讨厌日复一日的练习,但到底还是年轻气盛,为了赢过关九,或者说至少是保持不输,他也很是下了一番苦功夫,字上头两人分不出胜负,但在画画上却到底是比关九强多了。

     可惜,每每他炫耀一番画功时,关九总会在考试成绩上头找回场子,而且在离开学校回到家中时,也总是能够拿打猎的本事来碾压他,让他气得跳脚。

     但郁闷归郁闷,洪阳到底不是个小气的人,所以在两人相处的气氛不错时,也会时常向关九讨教该如何锻炼才能够拥有好身手的问题,偶尔脸皮厚起来,还会跟在她到山上去『乱』窜。

     因为她的存在,洪阳这些年虽然有些郁闷,但是学习成绩保持的不错,身体也长得不错。洪卫国对这一切都心知肚明,甚至是乐见其成,所以对她很是和颜悦『色』。

     让洪卫国没有想到的是,在回到京都不久,另外一个同样对关九记忆深刻或者说十分欣赏的人就出现了,并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每每借着他的名义给关九寄东西。

     关九起初收到一系列的辅导书时还没有多想,后来收到成套的高质量读书笔记时也只是内心感激洪卫国父子俩的惦记,但当收到原版的英文书与随身听时,她就开始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了。

     就算有着乡亲的淳朴情谊,就算是爱惜人才,洪卫国父子俩也不可能免费给她买这么贵重的东西。这原版书一本就上百块,一次『性』寄来了十本,加上随身听的钱,那就是上千块。无缘无故的,他们送来这样值钱的东西,就算当家的张彤大方,也不可能不介意吧?

     关九困『惑』不已,想着肯定是哪里出了差错,在结束了第一次期末考以后,便在亲戚的介绍下去了省城打寒假工,赚来的钱回头就全部按照原地址给寄了过去。

     为了怕弄丢那些钱,她挑了一本洪阳可能会喜欢的摄影集,特意用买来的花纸包了双重书皮,又将钱分夹到封皮里头。

     最初收到东西的时候,其实她是有客气地写信回去道谢的,因为这些都是她需要的东西,也因为这些用品加起来的钱并不多,偶尔她也会往回寄一些农家自制的干菜或腊肉之类,所以她收的心安理得,想着大不了往后考到京都后,再想办法上门去拜访,当面感谢一番,将来有来有往才好。

     反正人的一生长着呢,总会有她能够回报上的时候,没有什么好着急的。

     只是后来始终不见回信,她才多少也收回了一些感情,想着时间无情,关系变得冷淡一些,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感激之情放在心里头,面子上到底还是要客气些才对,便也就没再特意写过信了,只是收到书后照例寄些吃的东西过去而已。

     让关九没有想到的是,第二个学期开学不久,她便收到了一封来自京都的信。

     信件不是洪卫国父子俩的笔迹,而是另外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锋锐字体。

     关九展开信件,迅速看完了那寥寥数语,最后视线停在了落款上,那三个字让她有一瞬间的困『惑』,很是认真地想了想,才从记忆中扒出来一个年轻的身影。

     顾明川,洪卫国妹妹的大儿子,据说是个当兵的。

     关九思考了半晌,才把信折好,放回信封里,又从单行本里撕下来一页,皱眉开写。

     “顾大哥好,来信已收到。感谢您……”

     写了几个字,她便有些牙疼,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有种比写作文还要痛苦的感觉。

     关九不是个情感丰富的人,或者说,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她也算得上是一个感情细腻的女孩,但是更多的时候,她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尽管以洪怡静的身份生活多年后,她总算不那么木呆了,可除却在山上打猎时会神采飞扬,平时不管是在家里头还是在学校读书,她都是安安静静的,沉默寡言的很,很少会有活泼的时候,更别说吵闹这种级别的情绪展现了。

     她在这么多科目当中,最怵语文。理科不管是那一个科目,她都总是拿满分,即便试题十分难,她也最多丢个十分,也就相当于是最后一道大题的难度。文科的话,她记忆力还算可以,加上日复一日的刻苦诵读,做笔记也很有一套,也学得相当不错,即便是英语,她也总是能够拿到满分的。

     唯独语文,在阅读理解与作文上,她比较吃亏。阅读理解时常还可以按照格式或者说套路去回答,作文上她却没有办法做到出『色』。每每都是中规中矩,说穿了也就是毫无特『色』,至多算是合格罢了。

     也因此,这么多年下来,她语文算得上是学得最不好的一科,她也是让所有初中语文老师最想咬手帕无语泪流的学生。

     明明其他科目每一次考试都是单科前三的水平,偏偏就语文,从来都进不了前三。这个铁律,目前看来,甚至还延续到了高中。

     如果不是关九学习态度特别端正的话,估计一早就有哪位受不了同僚打击的语文老师扑过去咬她了。百镀一下“重生星际之凤九娘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