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CG飞艇游戏在线玩法

作者:诺诺宝贝所属:书名:农门贵女有点冷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孙太医用了整整两个时辰,才终于把朴尚宫的脸给缝好,里三层、外三层,三寸长的伤口却用了四根羊肠线。

     结束后,他看着有些歪曲的伤口,眉头微皱,心里不大满意。

     竟然歪了,简直是对他这个外科圣手的侮辱,但缝合时病人实在是挣扎得太厉害,一不小心就歪了。

     朴尚宫到最后已经痛得麻木了,此时躺在榻上,就像是一条缺水的鱼,她还有一种脸上已是密密麻麻全是针孔的可怕感觉。

     孙太医又给她缝合好的伤口抹了药,为避免药膏掉落,又缠了一圈纱布,一边缠绕一边说道:“幸亏如今天气寒凉,若是在夏日,都不敢轻易包扎,以免捂了伤口引发炎症。若不包扎,却又容易使风邪入侵。”

     这话真是让每一个新罗人都听得心里十分不得劲,他们是不是还应该感谢大彧的郡主王妃挑了个好天气?

     如果孙太医或在场的内侍知道他们这心里话,一定会跟他们说,不不不,是你们自己挑了个好天气!

     包扎完,又开了药方叫人煎药,之后孙太医和内侍就告辞离开了。

     回去却没有直接回太医院,而是先去面见了皇上。

     当泰康帝从他们口中得知新罗的那位尚宫当真被一刀划开了半边脸,里头的牙齿舌头都露了出来,还是不由得“嘶”了一声。

     他摸摸自己的脸,然后拍案道:“好大的胆子,竟敢意图勾结我大彧臣子,还行事张狂惹恼安宁,朕看他们此次求和显然没那么诚心。”

     孙太医默默的把头低了下去,正好在含英殿内与泰康帝商议事情,顺便也听了一耳朵的登州水兵总督沈聪说道:“这些人最是欺软怕硬,我们稍微温和一些,他们逮住了就要狠咬一口,必须要狠狠的把他们打回去,打痛了,他们才能安分。”

     泰康帝摩挲着御案上的白玉镇纸,眯着眼说:“那么一小块地方,还没我大彧的州府广阔,实在碍眼得很。”

     沈聪又说道:“地方虽小,内乱却不断,如今还各自占据一角分裂为三个国家,臣此次登陆的,正好是新罗的地盘。”

     君臣俩对视一眼,默契的没有再多言,只让孙太医退下,又叫人出宫去请瑞王爷来议事。

     瑞王爷此时正在库房里给他家爱妻挑选合适的鞭子。

     阿萝的鞭术不是很好,所以鞭子不宜过长,以防反伤了自己,但若太短的话又杀伤范围有限,也不好。

     不仅如此,手柄需软和,以防磨损阿萝娇嫩的手心;鞭子需紧实坚韧,他家阿萝力气大,不够坚韧的话,万一她打人打到中途突然断裂,岂不是败坏兴致?

     外形还得好看,毕竟他家阿萝可是娇滴滴的小姑娘,自然是要最好看的鞭子才能配得上她。

     但是威力却不能小了,以免被人以为她是个花架子。

     他家阿萝怎么会是个花架子呢?

     精挑细选,他发现家里收藏的长短大小鞭子没一个配得上他家阿萝,云萝却已经被他磨得没脾气,留他自己挑选,她则带着小祖宗转身去看别的东西。

     这库房里收藏了无数的武器,刀枪剑戟棍鞭弓箭,云萝还在一个盒子里找到了一柄只有巴掌长,薄如蝉翼的匕首,真是防身暗杀的利器。

     景壮壮却忍不住把罪恶的小手伸向了另一边的一把长弓。

     那长工格外漂亮,缠着金丝,镶嵌着各色宝石,即便是在昏暗的库房内也闪烁着夺目光彩,亮极了。

     景壮壮的罪恶小手落在了最中间的那颗红宝石上,曲起短短胖胖的手指抠了两下,发现抠不下来,就伸手戳了戳站他旁边的小哥哥,“啊”了一声。

     二皇子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小心的看一眼旁边似乎并没有注意这边的云萝,然后伸手把景壮壮的小爪爪捉了回来,自以为轻声的说道:“不能抠,抠坏了阿姐要生气的。”

     二皇子一边叫着景壮壮弟弟,一边又跟着兄长叫云萝阿姐,竟也分外和谐。

     景壮壮歪了歪脑袋,然后撅起嘴不高兴的嘟嘟囔囔,抽回自己的小手,又坚定的在那颗大红宝石上扣了起来。

     太子凑过来看一眼,低头看着景壮壮问道:“壮壮喜欢宝石?回头我叫人给你送一匣子过来。”

     就是这么的财大气粗。

     太子常缺钱缺银子,但宝石珍玩这些东西反倒是不缺的。

     云萝被他们的声音吸引,也转头看了过来。

     其实她早就已经看到那把弓了,毕竟这一片架子上的武器,就数它最闪亮。

     她伸手将弓拎起,忽听见景壮壮“啊”了一声,低头就对上儿子亮晶晶的双眼,张着小手一副很高兴的模样。

     二皇子给他实时翻译,说:“阿姐好漂亮!”

     景壮壮说不出这么多话,但能听懂,就用力的点头。

     亮晶晶的!

     听到对阿萝的称赞,景玥也转头看了过来,不由得轻笑一声,说道:“这是阿姐年少时使用过的弓,为了把这些宝石镶嵌上去又不轻易掉落,她跑遍了京城的大小匠人铺子。”

     太子惊讶道:“我娘的弓?”

     二皇子也瞪大了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云萝手里的弓。

     云萝就把这镶满宝石的弓递给了他们兄弟俩,转头对景壮壮说:“这是姑母的。”

     景壮壮歪着头看了看,又伸手摸摸那颗最大的红宝石,手指蠢蠢欲动的,还是想扣。

     景玥走了过来,伸手把他拎起来抱在怀里,捏了捏他肉呼呼仿佛没有骨头的小手,说道:“喜欢宝石?过会儿带你去库房里亲自挑选,这弓上的你就且放过它们吧。”

     景壮壮觉得这样也行,于是就不再继续盯着镶嵌在弓上的那颗大红宝石不放了。

     宫里出来请景玥进宫议事的人就是这个时候到的,景玥不得不暂时放下给云萝挑一条趁手的鞭子这件事,收拾一下后进宫,顺道把两个外甥也一起送回了宫。

     景壮壮看着陪他玩耍的小哥哥离开了,还带走了镶着他一眼就看上的红宝石的长弓,呆了一会儿,然后指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一脸控诉的向云萝告状。

     云萝安抚的摸摸他的背,然后让他去挑了两块更大的宝石。

     宝石晶莹剔透,放在他的手心里,能透过它看见小肉爪子上的细小纹路,也更衬得小爪子粉嫩剔透。

     景壮壮抓着它们玩了一会儿,然后伸长手臂一个劲的往云萝头上比划,声音软软的带着奶味,“亮!”

     云萝愣了下,接过他放到她手里的宝石,问道:“给娘打首饰?”

     他眨了眨眼,然后用力的点点头,挥着小手“啊”了一声。

     云萝不禁露出了一点笑意,收下他的两块宝石,然后摸着他头顶的一撮毛茸茸,说道:“谢谢。”

     他的两只眼笑完成了月牙儿,煞有其事的又点了点头。

     应该的应该的!

     景玥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一回来就听说了他家小祖宗竟然拿他的宝石讨好他媳妇,还厚脸皮的搂着他媳妇睡了他的床!

     低头看着在云萝怀里呼呼大睡的小祖宗,瑞王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弯腰轻手轻脚的把小祖宗抱出来,一把扔进了隔着屏风的小床。

     小祖宗被惊动,嘟囔了一声半睁开眼,迷迷糊糊看到爹的脸,于是又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在小床上转个身,抱着他的小被子就继续睡得呼呼的。

     景玥屈指在他脸上轻刮了一下,然后吹灭灯火,转身上床把媳妇搂进了怀里。

     云萝抬眸看他,问道:“如何?舅舅骂你了吗?”

     景玥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又蹭蹭她的脸,轻笑说道:“骂我做什么?我又没犯错。更何况,他还有求于我呢。”

     “嗯?”

     “登州水兵擅海战却在陆战上稍逊,皇上命我征调兵力送往登州,随船出海,新罗那两座城倒是极好的落脚地。”

     云萝在他怀里动了下,“新罗使者还在京城。”

     “那又如何?”景玥轻抚着她的背脊,言语中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他们在京城耳目闭塞,恐怕等我们攻下新罗,他们还以为天下太平呢。况且,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凭他们几个人,能逃出大彧回到新罗吗?”

     隔着广阔的海洋,便是巨大的海船都有倾覆的危险,他们凭什么横渡海洋?

     走陆路的话,也要翻越千山万水,还需穿过高句丽,高句丽和新罗的关系更是水火不容。

     如今,大彧有高产的粮食,又连年丰收,国库丰盈,四方边境且还算安稳,是时候解决周围那些不安分的小贼了。

     仗着天险,假装成海贼流寇,肆意侵扰大彧沿海百姓几百年,实在是让人厌恶至极。

     云萝又在他怀里动了下,趴在他胸口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

     景玥莫名的心头一跳,收手把她搂紧,“为何叹气?”

     黑暗中,云萝眨了眨眼,然后埋进他怀里,淡然道:“没事,隔着海呢。”

     她又坐不了船,不然还能去看看。

     景玥……景玥翻身就把她用力搂紧,俯身亲了一口,在她耳边说:“乖,我们不想那些。”

     百镀一下“农门贵女有点冷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