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作者:诺诺宝贝所属:书名:农门贵女有点冷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既然皇上都已经下令,不管景玥心里多么不情愿,他都得尽心尽力的去干所谓的正事。

     如今,他不仅要处理西北互市之事,还得征调兵力送往登州,尤其是后面那件事,让他不得不出京到周边大营,甚至要往更远的地方发出密信,恐怕好几天都不能回来了。

     临行前,他摁着云萝很是腻歪了一阵,直把两人都磨蹭得气息不稳,如果不是小祖宗在屏风那边醒来发出了动静,会发生点什么恐怕就要少儿不宜了。

     他趴在云萝颈窝,咬着她耳后的软肉好久都没有平息下来,直到景壮壮在小床上开始用脚后跟“咚咚咚”的敲出声响,他不由得长叹一口气,又用力抱了抱云萝,才起身把儿子从那边拎了过来。

     “小祖宗,你怎么醒这么早?”

     小祖宗扒着他的衣襟就钻进了他怀里,两眼亮晶晶的已是完全清醒,还咧嘴朝他傻乐。

     初春的清晨依然十分寒冷,即便屋里燃着炉子,也不过驱散几分寒气罢了,景壮壮只穿了一身小衣裳就被从被窝里拎出来,竟也不觉得冷,当他从景玥怀里扑进云萝怀里的时候,就像一个小火炉一样,热烘烘的。

     他还想钻进娘亲温暖的被窝里,却被爹无情的又拎了出来,然后一件件的衫子、袄子、裤子、袜子、鞋子、帽子直往他身上套,迅速的把他裹成了一个行动不便的臃肿小胖子。

     景壮壮生气地扯了扯自己的衣裳,朝着景玥嘟嘟囔囔的,虽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但不满的表情是显露得明明白白。

     云萝也已经迅速的把自己收拾整齐,劲装胡服,一头青丝仅用丝带束缚在头顶。

     景玥便觉得她这不施粉黛、干净利索的模样也十分可爱,粉嫩粉嫩的,忍不住凑过来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景壮壮见了,也撅着小嘴要亲,却下一瞬就被他爹伸手堵了回去,还义正言辞的跟他说:“你已经是个大宝宝了,不可以再亲你娘。”

     就算他还是个宝宝,也觉得这句话特别的不要脸,于是景大宝宝就指着他爹控诉的咿呀出声,间或蹦出几个“坏”、“不”的字眼。

     瑞王爷把他的小手按下去,并跟他争辩道:“娘是爹的媳妇,所以我想什么时候亲你娘都可以,但是你不可以,你要亲也是去亲自己的小媳妇。”

     真是越说越离谱,云萝伸手把儿子接了过来,对景玥说道:“你不是还要出门吗?是想吃了午饭再走?”

     落入娘亲的怀里,景壮壮第一件事就是搂着娘亲的脖子,撅着小嘴用力的亲了一口,发出“啾”的一声响,然后小脑袋藏到云萝的肩膀上,只留给景玥一个后脑勺和后背,还兴奋的蹬了蹬小短腿。

     景玥……叹了口气,眼睁睁看着臭小子明目张胆的占阿萝便宜,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还得好吃好喝、好声好气的供着。

     伸手摸着小祖宗的后脑勺,景玥对云萝说道:“此次出城恐怕需要好几日才能回来,你别累着自己,小祖宗若是太淘气,你就把他送宫里去让娘娘管教,也省得二皇子宫里宫外的跑。”

     他这话说得一点负担都没有,景壮壮却搂紧了云萝的脖子,侧过头来露出一只眼睛斜斜的看他,气鼓鼓的说了一个:“坏!”

     竟然意图把宝宝和娘亲分开!

     景玥又捏了下他软嘟嘟的下巴,说道:“那你就别淘气,这几天爹不在家,你要照顾好娘亲,别让娘亲受累。”

     景壮壮看着他,又歪着头眨了眨眼,忽然张开手臂就朝他扑了过去。

     扑进怀里之后,他伸手往外指,奶声奶气的又吐出一个字,“去!”

     带着宝宝一起去!

     景玥苦恼的说道:“爹走了,你也跟爹一起走,家里只剩下太祖母和娘,谁保护他们?若是有坏人欺负娘亲怎么办?”

     景壮壮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知想了什么,忽然伸手把云萝一拉,又说了一个:“去!”

     一起去!

     本宝宝真是个聪明的宝宝!

     云萝摇头,说道:“我不去。”

     景壮壮这下就为难了,尤其当看到娘取了刀往外走,跟往常一样要去练武,他整张小脸都不由得皱成了一团。

     景玥跟在后面慢慢的往外走,问他:“所以,你要跟爹一起出门呢,还是在家里照顾娘和太祖母?”

     一直走到岔路口,夫妻俩将要往不同的方向走,景壮壮忽然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然后朝云萝张开了手臂。

     好吧好吧,他要在家里照顾娘亲和太祖母!

     云萝带着儿子去练武,景玥则在前院简单用了早食后点齐一队侍卫,领着出府,直奔城外大营。

     今日的晨练,整场都伴随着景壮壮的兴奋喝彩,声音稚嫩却美如天籁,尤其是一双眼睛,看着在场上腾挪翻转、刀光呼啸的娘亲,锃光发亮,还不住的挥着他自己的小胳膊腿,把地面都拍出了印子。

     晨练后,云萝回到屋里收拾了一下,然后带着景壮壮去了老太妃的慈安堂,陪老太太吃了顿早食,之后把景壮壮留在慈安堂内继续陪老太太,云萝则回了正院,静候成王妃登门。

     当门房来报,成王妃的车架抵达的时候,天上的日头已升到一丈高,云萝迎了出去,在二门处接到成王妃和成王府的世子妃。

     三人相互见礼,然后云萝亲自领着他们再次到了慈安堂。

     一番寒暄之后各自落座,景壮壮被牵着向成王妃和世子妃拱了拱下手,还收到了两份礼。

     成王世子妃把景壮壮搂了过去,稀罕的说道:“这孩子长得可真俊,跟菩萨座下的金童似的,看得人心都要化了。”

     成王妃笑眯眯的说道:“爹娘都是难得的好相貌,生出来的孩子又岂能差了?难得的是身子骨格外健壮,还不满周岁就能站起来走路了。”

     老太妃谦虚道:“快别夸他了,此时瞧着倒乖巧,但若是闹起来,几个丫鬟婆子都制不住他,实在是伤脑筋。”

     “您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成王妃笑道,“小郎有几个不淘气的?我家那几个孙子小时候更是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一整个王府都不够他们祸祸。”

     老太太“呵呵”笑着,看着云萝说道:“要说便宜,还真是我们占了大便宜,景家祖上可没有天生神力的先祖。也不知阿玥修了几辈子的福分,把安宁给娶了回来,也把卫家先祖天生神力的血脉传了过来,以后都不必羡慕他们了。”

     景壮壮勾着脚尖,小短腿一点一点的,从成王世子妃怀里落了下来,然后颠颠的朝云萝扑过去。

     不知是腿脚还不够灵便,还是衣服穿得太厚实,他跑出三步就突然身子一歪,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还打了个滚。

     成王世子妃“哎呦”一声,站起身就要来扶,但不等她走到跟前,景壮壮便已经自己爬了起来,拍拍小胖爪子,又掸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快走几步,离得老远就朝云萝直扑了过去。

     云萝伸手把他接个满怀,抱起来放在腿上。

     窝在娘亲的怀里,景壮壮一下子就安心了,低头把玩着刚刚得到的一个紧锁和一串翡玉珠子。

     锁是赤金锁,做工精湛,单只是这工艺就不是寻常人能看见的。珠串在他手上折射出温润的光芒,相互碰撞下发出清越的声响,亦是剔透温润,不是凡物。

     云萝伸手把玉珠串子挂在了他的脖子上,长长的一直垂挂到腹前,与他今日穿着的象牙小袍子也十分相配。

     他抓在手里看了看,似乎对着还算满意,便没有把它扯下来。

     成王妃把他这些小动作都看在眼里,笑道:“真是个小人精,跟他爹小时候一样古灵精怪的。”

     聊了会儿闲话,逐渐的话题就转移到了云萝的身上,从京城聊到江南,再聊到她小时候生活的乡下,成王妃忽然问道:“那郑家的大郎如今还在翰林院任职吧?”

     云萝心中一动,抬头看向成王妃,说道:“是,他如今是翰林院一个七品编修。”

     “以后可有什么打算?”

     “之前曾提起,翰林院满三年之后,想要外放。”

     成王妃笑道:“外放好,先去外头历练历练,了解民生疾苦,做出成绩,之后再回京也能走得更稳当。”

     “倒是不盼他能做到多大的官,不过是量力而行、尽力而为。”

     “能做到这样就已经很优秀了。”成王妃又赞了一句,然后问道,“他年纪似乎也不小了,家中可有给他定亲?”

     啊,这是想要给文彬来说亲的?

     云萝的神色也不由得郑重了几分,说道:“还不曾。王妃可是有好人选来给他说媒?”

     成王妃被她的直接怔愣了一下,随之不禁莞尔,也不继续含糊,点头道;“倒确实有这个念头,至于好不好的,我们也不能自卖自夸。”

     “不知您说的是……”

     成王妃却没一下子接过这话,沉默了起来。

     世子妃便笑着说道:“这孩子大了,当长辈的只为他们的婚事都要愁白了头发,生怕有个好歹害了孩子一生。郎君尚有余地,女儿家可真是跟投胎也没两样,我们家里那几个郎君加起来都没福慧一个让我和她祖父母操心。”

     云萝不由得一愣,福慧县主?

     百镀一下“农门贵女有点冷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