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银龙的黑科技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CG飞艇平安彩票游戏网

作者:木老七所属:武侠修真书名:银龙的黑科技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战争,必然伴随着牺牲。

     这是所有成熟理智者的共识。

     只不过北地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安宁,已经让很多人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牺牲,第一时间本能的有那么些陌生,与淡淡的隔阂感。

     在科瑞尔人类已经长达几千年的封建城邦制缓慢的统治演变下,绝大多数人的潜意识里,无论领主发起战争的目的是什么,高尚与否,领民响应骑士老爷的征召,然后在领主的意志下征战沙场似乎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骑士和贵族军官战死,上一级的领主尚且会为体面和收拢人心而发放一笔看的过去实则杯水车薪的抚恤金,然后让骑士乃至下属贵族的继承人承接其父的职责,并等待下一次的征召。

     这是身为骑士享受骑士采邑乃至被底层民众艳羡所需背负的义务。

     而到了平民一级,别说是抚恤金了,受到征召是被要求自带干粮和武器上战场都是常态。

     一旦死了,也就死了,仅此而已。

     因为这同样是他们享受骑士保护所必须承担的义务。

     也正是因为这种与贵族长期疏远且淡薄的关系,让底层民众对于参军充满了一种本能的抵触感。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也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北地的民众看到战死的泽兰迪亚战士,此刻无分高低贵贱、无分尊卑彼此的被装在同一个制式的黑色棺椁中,在领主的注视下,在所有人的瞩目下,被本应高高在上的龙眷骑士们郑重肃穆的抬棺回城时,那种感官与情感上的冲击,是难以言喻的。

     ‘原来,我们也可以被如此尊重与崇敬吗?’

     ‘原来,我们也可以成为让所有人憧憬的英雄吗?’

     整个米纳斯提里斯的臣民们就是抱着这样复杂的感官,目送着这些战死的英灵们被送往狮鹫山脉脚下的墓园。

     它们将被放在墓园前的英灵殿陈设一日,接受民众们的观瞻,并等待收到通知的亡者家属们的吊唁。

     一些同样被这种肃穆的氛围震撼的外地人,比如来自米拉巴的侯爵女侯爵莱斯图尔·劳伊姆,望着那些深受感染恨不得现在就参军报效城邦的民众们,若有所思。

     觉得若是只用这样的仪式感就能够笼络人心的话,他们米拉巴也是可以学学的嘛。

     只是一想到那通体都是名贵红木打造还嵌着金边的棺椁...她感觉以城主以及议员们的吝啬怕就直接学废了。

     而等到听闻周边的平民用充满艳羡而忐忑的语气谈论那些战死者家属接下来可能得到的天价抚恤金和各项福利待遇后,这位女侯爵当场就有些神情恍惚起来。

     照这种离谱的赔偿法儿,那岂不是意味着她麾下若是阵亡超过五百人以上,她这个米拉巴知名的女侯爵怕是要当场破产了...

     她本能中是隐隐有些不太相信的。

     在她看来,底层的平民只要遵纪守法就行了,偶尔指尖漏下一点点好处,那些贱民就恨不得上来舔你的靴子,以表达自己的忠诚。

     犯得着花这么大的代价来笼络人心吗?

     那个城主到底还是不是一头真正爱财如命的巨龙啊!

     但随着仪式的结束,就在她准备通过关系将自己那叛逆的女儿赎回去时,脸就被扇肿了。

     她亲眼看到一名骑着巨蜥的龙眷骑士在一所民居前敲了敲门。

     然后将一份还沾着血迹的战士铭牌、一只银色龙爪形状的追授勋章,一小叠文件资料以及一只小羊皮口袋郑重的递交在了那位还有些神情恍惚的女士手中,对着女主人小声并歉意的说了些什么。

     女士似乎还有些接受不了自己的丈夫居然也是那阵亡者一员的现实。

     在接过龙眷骑士递来的一应事物时不小心失手落在了地上。

     只听见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就看到自那羊皮口袋中滚出了一大把在阳光下散着刺眼光芒的铂金币以及几枚银币。

     “嘶...”

     女侯爵当即就能感觉到周遭民众的目光都在那一刻呆滞了,就连呼吸都仿佛停滞了下来。

     即便是豪富如她,也有心下一颤的感觉。

     上面刻印着看似威严肃穆却让人忍不住觉得可爱的龙首,这是银龙李维斯‘上台’之后新颁布以取代过往霍格钱币的银龙币。

     为了防伪,在铸造时掺杂了一定比例的魔法材料,所以在施法者眼中,会散发出淡淡的魔法波动,一眼就知道真假。

     它虽然不是纯金的,但由于铸造精美、发行数量不多以及普通利物难以损坏的特性,不但能够换取几倍于同等重量的黄金,甚至在整个北地的黑市里被炒的极高。

     哪怕只是初略估算,至少有五六十枚!

     这可是价值坚挺的银龙币啊!

     财帛动人心。

     看着周遭人群那快要发光的艳羡甚至贪婪的眼神,那名龙眷骑士当即帮那名美丽的未亡人拾起沉重的金币装入羊皮袋,然后塞进女士的手中。

     感受着那沉甸甸的重量,那名女士终于忍不住抱着身后的孩子当场痛哭起来。

     看着这一幕,那名龙眷骑士反而像是松了口气。

     因为人只有拥有希望,才会去追忆美好的过去,并忐忑接受未来,心生悲悯。

     而不是沉溺于此刻的无助与绝望,变得麻木而呆滞。

     在安抚好那名神情终于变得生动许多的未亡人后,那名并不算高大的龙眷骑士才转身对着周围如狼似虎的单身男性道:

     “收起你们那不切实际的危险想法,城主已经下令戒严,一旦发现以任何手段试图骗取抢夺抚恤金者,直接以死刑论处,打死勿论,没当场打死的,明天就直接和路斯坎军官们一起上绞刑架。”

     听到这声训斥,那些跃跃欲试的外来务工人员当场就是一哆嗦,宛如在严冬里被一盆冰水浇个透心凉的鹌鹑。

     但也有无欲则刚的女人们在一旁起哄:

     “赫伯特长官,我们不图财,图人行吗?”

     赫伯特?

     女侯爵听到这个名字顿时一愣,居然是他。

     作为最早的那批接受改造的极限战士之一,一路从底层平民升格到战团长的赫伯特,在北地也算是名人之一了。

     只见赫伯特似乎真的认真想了想,似乎考虑到泽兰迪亚的严重失调的性别比例,开口回复道:

     “只要是凭借真诚的态度追求取得对方的信任,并承担起照顾对方下半生的责任与觉悟,我们原则上不反对。”

     听到赫伯特的话,那名原本还在不住哭泣的未亡人顿时不哭了,红着眼眶大声道:

     “赫伯特长官,我是不会改嫁的,我...我只想将我的孩子抚养长大,健康的长大,将他培养成一个像他父亲一样伟大的人。”

     赫伯特眼中顿时露出敬意,躬身颔首道:

     “放心,泽兰迪亚自由城邦也会一起督促监护孩子长大,感谢您的无私付出与奉献,您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那名再次泣不成声的女士也郑重的回以一礼,就带着尚且懵懂的孩子回了房间,缓缓的关上了房门,也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

     直到这时,那些姑娘们才重新变得大胆起来,对着这位战团长道:

     “那赫伯特长官,我们图你人可以吗?你都单身这么久了,就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只要您点头,我们随时可以哟!”

     一时间,那些各个年龄段的女士在这大冬天里就搔首弄姿起来,把一大帮老爷们看的梆硬,又酸的不行。

     在泽兰迪亚什么都好,就是媳妇儿不太好找...

     因此这些年也诞生了不少在在米纳斯提里斯务工,仲冬节回家过年的外来农工群体。

     如果是几十年前的赫伯特,兴许也会被这些大胆豪放的姑娘们弄的臊的慌,只是也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历练,如今这种程度的勾引和骚扰对他来说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

     不但不害羞,甚至还能神情淡定的跟着这些姑娘们调笑两句:

     “哎,年纪大啦,没那意愿啦,你们想结婚的话可以去找我儿子安东尼啊,他也老大不小了,工作稳定,薪资不少。”

     “魔研所的奥术师啊...”

     一听到安东尼的名字,一伙儿饥渴的姑娘们也没了兴致。

     泽兰迪亚奥术师在泽兰迪亚人心中是个很奇葩的职业。

     在绝大部分人眼中,这就是一帮为了追求知识而舍弃了普通人生活的魔法研究者。

     就像是安东尼一样,忙起来的时候可能接连几个月不着家,这对于女人来说,可不就和守了活寡没啥区别吗!

     关键这些奥术师还强的不行,万一没忍住把他们绿了,天知道自己会不会无故人间蒸发,然后沦为某瓶罐中的只能思考和做梦的缸中之脑啊。

     “但他可是奥术师诶,要是他成天不着家的话,你这个当爹的能代劳啊?”

     一个姑娘眨巴着充满求知欲的卡姿兰大眼睛看着赫伯特。

     面对这么生猛无忌的问题,哪怕是强如赫伯特也被噎个够呛,狼狈败退。

     结果刚挤出人群,就看到提着半拉橘子站在大街上喘着粗气的安东尼正满脸复杂的看着他。

     看样子是听闻凯旋的消息,从泽兰迪亚的魔研所一路跑过来的。

     原本还想给自己父亲一个充满深情的拥抱,结果就看到自家老爹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们团团包围,更是问出这种企图云绿他的鬼问题,当场就傻了。

     于是不经意间相遇的父子俩,就这么在大街上尴尬相视着。

     好半响,才重重相拥在一起。

     “爸,欢迎回家!”

     “嗯。”

     “给你剥个橘子,我出所里刚买的,可甜了。”

     “唔...甜。”

     看着在雪花中相拥的父子俩,那群原本还肆无忌惮的姑娘们抿了抿唇,知情识趣的退散了。

     仿佛也意识到了自己那放肆的问题,在这样特殊的日子里,对这对久违重逢的父子俩来说,是一种潜在的羞辱。

     但该吐槽的还是要吐,原本还对安东尼有些好奇的女士一看他那满头银发苍老如赫伯特他爹的模样,顿时就什么想法都没了...

     果然学奥术费头啊...

     如果说赫伯特父子俩重逢的画面温情似水的话,铁锤那边场面,就可以说是烈火烹油了...

     许是铁锤在月影岛经历了一番生死徘徊,总觉得就这么带着大把的赏金回去交给老婆总有那么点儿不爽,若是让她尝到了甜头,一有战事就催着自己这个退休老司机上战场怎么办?

     于是腿上还包着石膏的他找基克借了套制式板甲,将自己套了进去,又找了对拐杖绑在脚下成了高翘板,伪装成了一名普通泽兰迪亚人类战士,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家的酒馆。

     透过泛着白雾的橱窗还能看到自家老婆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忙着做菜色的浇头。

     儿子麦德尼今天也出奇的在家,旋即恍然,泽兰迪亚的凯旋之日,八成儿是所里也给放假了。

     其实到了这里,铁锤已经有些后悔了,毕竟吓吓妻子开个玩笑还过的去,儿子在场的话...就有点尴尬了啊。

     可就在铁锤准备转身离开换装时,后厨的妻子却似是若有所觉的抬起了头,待看到门外的人影,并不是那个熟悉的小矮子,而是一个高大的龙眷骑士时,联想到先前外面的那些流言,当场就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竟是连手中的铁锅都忘了放下,有些愣愣的走上前:

     “请问阁下是?”

     铁锤只好硬着头皮将自己的铭牌和一袋子金币塞了过去。

     女矮人看了看刻印着铁锤·铜须的铭牌,又看了看那沉甸甸的‘抚恤金’,当场就跌坐在地哭嚎起来:

     “铁锤啊!我家的铁锤啊!我苦命的铁锤啊...都说了不要去...额...”

     可这夺命连环嚎才刚开口,就看到眼前的骑士摘下了头盔,露出自家老公那张憨厚中又带着点忐忑的面容:

     “Surprise?”

     女矮人脸上的神情顿时从原本的悲痛绝望、到错愕、再到匪夷所思、恍然大悟,直接怒气值满槽!

     “YourMotherFacker!!!”

     当即就一跃三丈高,挥舞起手中的黑铁锅扣在了铁锤懵逼的脸上。

     就见铁锤整个灰矮人径直飞出了店门,越过大街,整个上半身嵌进了对面门店的墙缝里...两腿依旧翘在半空,不时还间歇性的抽搐两下。

     “爸!!!”

     懵逼的麦德尼一脸崩溃的追了出去。

     这一天,满脑袋绑带神情悲怆的铁锤,直接登上了米纳斯提里斯午报头条:

     《惊!受勋战士为何惨遭家暴,凯旋之日满脸面条!》

     可事情到了晚上就立刻有了反转。

     铁锤因涉嫌散布虚假阵亡消息,被当街批评教育,并处以二十五金罚款。

     次日就有邻居举报这家店铺午夜屠猪,让邻里不得安生。

     百镀一下“银龙的黑科技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