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渔粮安天下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pa965.com

作者:冬月间所属:书名:渔粮安天下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朝阳初升,霞光万丈。

     用过早饭,三人便迎着初升的朝阳一路往马场而去。

     马车里的汪如心思虑片刻还是觉得应当把那面首的事说与安璟礼听,这事既然被她看到了就不能当什么都不知掉。

     到了马场天已大亮,三三两两的马儿正自在的在草地上低头吃草,那匹通体雪白的马儿正领着一群马在飞奔,欢快的很。

     汪宝林当即就喜欢上了,这些马儿体态健美跑起来步履稳健透露着朝气和健康,恨不得现在就骑上去跑一圈才好。

     来到马厩,汪如心几乎一眼就看到了正露着大板牙吃胡萝卜的灰土兔,三两步走过了过去,灰兔自然认出了她,一人一马好不亲昵。

     汪宝林迫不及待的挑选了一匹马,马倌连忙上前套上了马鞍,汪如心来了兴致也闹着要去遛一圈,三人翻上了马背,汪宝林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迎着朝霞在满是青草味的草地上策马扬鞭,体内浊息尽吐神清气爽,一刻钟后汪如心就停了下来,往前看去他爹是早跑着没影子了。

     “累了吧,那边有凉亭去歇息一下。”

     安璟礼和她并肩走在一起,面上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

     待坐下后,汪如心斟酌了片刻后才说道:“我前日晚上在有花灯的那一条街上看到染姐姐了,当时她和那个面首在一块儿逛街,许是光线太暗她没瞧见我。”

     “珺之,你说染姐姐怎么和那面首在一块儿,那天晚上那个面首身穿华服对着永宁郡主卑躬屈膝很是谄媚,后来却又一副书生打扮看起来很是儒雅,看起来就像...嗯...正儿八经的学子。”

     “你说染姐姐知不知道那学子的还背后给人做面首,或者其实是我看岔了,他们就不是同一个人?”

     她说的小心翼翼,这些毕竟也算背后嚼人舌根,不管这事是真是假都十分容易招致两头不喜。

     “面首?你可是看清楚了?”

     汪如心点了点头很快又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敢十分确认,毕竟前后的装扮差距很大,只当时一看就觉得是,现在倒是不敢确认了。”

     谁知安璟叹了口气,握着她的手道:“这事母亲已经知晓,只秋染半个字也不提那男子是谁”

     汪如心惊讶,“已经知道了?”

     安璟礼无奈的点头,今日一早他目前还在说若是那男子身份差了一些,只要秉性好也就认了,谁让秋染喜欢,大不了他这个做哥在银钱上资助她一二便可,若是真是和永宁郡主有关,这是还真变的棘手起来。

     偏偏棘手的不是这件事的本身,而是秋染的烦请以及可能带来的影响。

     连这丫头都能碰到还认了出来,京都那些的人都眼睛只会更毒。

     只怕是早已落到了有心人的耳朵里。

     握着汪如心的手道:“秋染的事你无需担心,出不了什么乱子的。”

     这事一说出来汪如心总算是松了口气,既然国公夫人已经知晓必然有解决的办法。

     “这次你到京都前后不到时日,不如多住两日,这个时节京郊的景致正好。”

     汪如心摇头,“如园还有许多事,好些都到了要紧的时候,我不回去看着不太放心。”

     还在说着一阵马蹄声响起,汪宝林勒紧缰绳在凉亭旁停了下来,大笑着说道:“这马儿真是不错,要说还是在马背上策马扬鞭痛快。”

     汪如心笑眯眯的问道:“那爹要不要再来一圈儿?”

     “不了,再看看其他的马咱们就要回去了,不然你娘该要着急了。”

     汪府里,姜鸿和姜维一同前来,原本是想要请了一家三口早些上门也好让外面的人看着好看一些,谁知道那父女两竟然出门了。

     “妹夫这是生气了?”

     姜鸿愁容满面,对姜氏说道:“都是一家子,若是哪里惹了妹夫不痛快你多少帮着周旋一二。”

     “你大嫂娘家的人说话不过脑子,你也别往心里去,至多以后少来往也就是了。”

     姜氏却是略微摇头说道,“父女两个什么都不知晓,是我说要下午才去的,原本按照礼数也该是这样,今日事多,哥哥们回去忙吧。”

     姜鸿姜维无奈的对视一眼,他们这个妹妹从小气性就大,原本以为这些年已经改了,谁知道还是如原来一般。

     等人一走刘婆子才上前劝慰道:“都是夫人的娘家兄长,也是以后姑娘的依靠,夫人何苦要说这些话。”

     姜氏扭头看着她,“你瞧,连着你也这么想的,也难怪那些外人也能在我圆儿面前耀武扬威。”

     “我且问你,若是我圆儿真的在镇国公府受了委屈,她两个舅舅和表哥能如何?”

     “是能上门去她撑腰还是能上门去理论,去帮着圆儿争取?”

     刘婆子一时语塞。

     姜氏叹了口气,道:“姜家是我的娘家,我巴望着他们好,却也没有指望着有一天我圆儿遇到难事他们能硬着头皮帮忙,是以,谁要说以后要给我圆儿撑腰未免有些不自量力。”

     “那黄家以后就莫要来往了。”

     刘婆子点了头退到了一边,只觉得这夫人的心肠也是越来越硬了,又想着她家老头子说的,在如院里靠着那点子旧情过日子越发的行不通了,连最心软最没有注意的夫人都变了,看来她那小儿子执意要去边境才是对的。

     等父女两个赶在午饭点回来的时候姜氏已经安排人准备好了饭菜。

     “娘,你怎么把准备的贺礼减了几样出来?”

     一旁的堆放的贺礼少了两匹布和两个首饰匣子。

     “那几样不是国公府给的就是去年宫你赏给你的,娘瞧着送过去也不太妥当就收起来了。”

     原本那些都是姜氏想要送过去给姜氏和她自己挣脸面的,现在想想又觉得不妥,看在外人眼里怕是要以为他们捞了多少东西。

     “这事都听娘的。”

     他们父女两路上就商量好了,她娘不是个擅于掩饰的人,昨天怕是在姜家受了什么气,既然她不说他们也就不问。

     汪宝林更是装作什么都不知,用过饭有人来找他说话,他又乐呵呵的去了前院。

     百镀一下“渔粮安天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