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深情难却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CG赛车棋牌平台赢钱秒提现

作者:青山桥儿所属:书名:深情难却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峭壁下,关新妍下坠途中被赵谦赶上,如同一只困境中无法可施的小鸟被一只雄劲的鹰隼擒获,未看清王爷是怎样一番操作,关新妍只觉腰间一紧,随后发现自己和王爷身处半空中,悬吊着自己的是王爷紧箍在自己腰间的手臂。

     向上望去,王爷的另一条伸直的手臂上箍匝着两道线圈,末端紧握绳索的手离峭壁顶端只有十米左右的距离,原来,王爷在下落之前已从自己卸落在顶峰上的绳索中截取了一段。

     这绳子的头端绑缚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尾端绑缚在关新妍的脚踝上,其总长约有二十余米。这长度是关新妍早已精算好了的,如果再往下坠个十数米便可够着峭壁间一棵古松,古松之下,有些许草藤和陡石,便于攀爬。

     爬到峭壁的另一面,可企达邻近的一座山,上了那座山,后面的路就好走了。

     可如今,探险的征程才开启便戛然而止,计划全成为了泡影,关新妍心有不甘,恨恨瞪视眼前这位始作俑者。

     赵谦仰头对着顶上探出的几颗脑袋威声发出几句指令后,猛然回头,未预料关新妍正仰脸看自己,双唇从对方唇上擦过,两人俱是一怔。

     尽管中间隔着一层绸布,但温热儒软的触感十分明显,两人心中各自悸荡一阵后,继发现这紧紧相拥几乎面贴面的姿势,真是不同寻常。

     关新妍先撇开脸,但被对方这么紧紧箍着,避开不了多少距离,气息依旧吹拂在赵谦脖颈周围,意识到这点,关新妍浑身别扭。

     赵谦的眸中闪过一丝异样,关新妍的反应告诉他,这还是个纯白无暇未经情事的女子,可是,明明……

     “你……”

     “我……”

     两人同时出声。

     “你先说!”赵谦紧赶一句。

     关新妍抬头看看上方,两人在顶上一众人一齐施力拽绳作用下,离顶上距离越来越近了,这意味着,自由离自己越来越远,而那熟悉的樊篱离自己越来越近了,排斥厌恶感不断充斥心间,越来越浓烈。

     “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种没有实际意义的话可以不必再说。”赵谦不耐烦打断关新妍的话。

     关新妍略过赵谦的话,继续自顾自说:“如果你希望我安安分分留在你身边,你必须求得我的认可,你只有让我重新爱上你,再经过我的应允后重新迎娶我一次,我才会如你所愿不离不逃,敬重你、守护你,一直将你放在心上。”

     赵谦心念微动,对方最后一句话如果变成现实中的承诺确是称了自己心中所想所愿,但,在男女感情方面,自己从来都不曾用过心,也不知道如何去用心,更不知,倾情投入一段感情后,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转念一想,对于一个没有明天的人来说,无论是什么后果,有什么要紧?

     “好,我答应你,往后好好待你。”赵谦肃目声言。

     关新妍略感诧异,王爷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那不如趁着他好说话的时候,多提些要求:“那你以后对我说话要客气些,不许随意发脾气,不许强迫我做不情愿做的事,不许给我设太多限制,不许干涉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不许当着我的面杀人,不对,不许滥杀无辜,”

     “还有吗?”赵谦看着一脸思索模样的关新妍淡声问。

     凝思片刻,关新妍郑重道:“还有最重要一点,请你务必有话好好说,沟通很重要,不要武断行事,更不要意气用事,行事前让人知道你的想法,会减少很多不愉快的事发生。”

     “其实,……”赵谦忽凝重声道,“你可以用你腰间的匕首向我捅刺,我的两只手皆被占用,无法抵御你的攻击。

     而你脚下有绳子作防护,杀了我之后,即便掉下去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此后,你便可彻底解脱了。”

     关新妍惊异地瞪大眼睛看着赵谦:“你随我跳下来是一心求死吗?”

     赵谦怔愣片刻后,眼露不屑,“生何难,死何易,求死是懦夫的行为!我不过是在考验你!”

     话说得冠冕堂皇,赵谦心里却在彷徨,跳下来那一刻,确产生过寻求解脱的愉悦感,有那么一瞬,确觉得抱着她一起死是不错的归宿。

     赵谦眼中一闪而逝的黯淡没逃过关新妍的眼睛,此刻,已更加确定他一定遭遇了重大事情。

     已与赵谦达成协议,前路似乎没那么晦暗,关新妍的心情不再沉郁,倒有心情探查王爷的隐秘。

     “用生命来考验我,还真是大方,我没动手你是不是很失望?”关新妍半调侃半试探问询。

     赵谦躲过关新妍探究的眼神,顾左右而言它,“天色晚了,这地方周边地势险恶,离王府又远,今夜就在附近农庄借宿一晚。”

     话已说完,赵谦忽然意识到什么,看着关新妍象征性地补充问一句:“你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关新妍笑着回应,虽然明知自己的意见起不了多大作用,好歹王爷已开始学着顾虑别人的感受征求别人的想法意见,这是一大进步,该给予支持鼓励,所以,关新妍特赏了个笑脸。

     然尔,关新妍已忘了自己现在还是一副农妇的模样,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与农妇无异,她在牙齿上也涂了一些黄黄黑黑的颜料。

     这一笑,倾黄倾黑,配合着满脸的裂纹、疮痂,令人不忍直视,赵谦稍视片刻后,神情复杂移开视线,未给予回应。

     没礼貌,关新妍心里轻轻嘀咕一句,移开视线,不再将此事放心上,也不再继续探问王爷隐秘,反正不该知道的事不知道也罢。

     霍镰等一众人将王爷与关新妍拉上峭壁顶端后,在王爷号令下,一行人纵马向千岗农庄而去。

     关新妍与赵谦共乘一匹马,虽然身后有一堵厚实的温墙供暖,但随着马儿疾驰,迎面劲厉的寒风扑打在面门上如霜刀般侵骨疼,躲无处躲,关新妍坚持了片刻实在受不了,抬起手臂遮挡住鼻子以减少些冷空气刺激。

     未几,身上罩下一件黑袍,关新妍下意识转身向后看去,蓦地惊见王爷原本一头乌发尽皆霜白,不由得怔愣失神。

     百镀一下“深情难却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