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上海快3网上投注

作者:寂寞的清泉所属:书名:穿成短命女配之后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赵无过来,许老太又拉着他的手笑道,“老婆子看人准,当初你们还住在小枣村的时候,老婆子就看好你和因丫头是一对。”

     这话赵无喜欢听,笑道,“许奶奶好眼力,你的好我一直记着呢。我回来给你老带美味轩的烤鸭,肥嫩香软。”

     说着,他又看了许兰因一眼。

     自从口头定亲后,赵无看许兰因的眼神总是那么热情火辣,让许兰因这个活了两辈子的老茄子也止不住脸红。

     许兰月也跟想着许兰因去京城看爹爹。

     许兰因道,“姐姐这次是去办重要的事,爹爹也忙,没有人陪你玩。”

     这是拒绝自己了。尽管许兰月心里非常想去,还是乖巧地点头道,“好,我这次不去,下次姐姐再带我去。”

     已经说好,许兰因不在家,闽嘉和许兰月就闽家、许家两边住。

     十月初一上午,许兰因带着掌棋、护棋坐上何东赶的骡车,出了许家大门。

     到了胡同口骡车停下,许兰因对跟来的秦氏说道,“娘回去吧,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秦氏夜里又没睡好,她握着许兰因的手,贴着闺女的耳朵再次嘱咐道,“因儿记住,稳妥为上。报仇和讨嫁妆可以后一步进行,万不能随意把有些事说出来。”

     许兰因道,“嗯,我知道怎么做。娘也把心情放宽,好日子在后面呢。”

     骡车出了北城门,秦儒坐的马车已经等在那里了。

     从宁州府坐船去京城又快又舒适,因为赵无押解犯人不能坐船,许兰因和秦儒只得陪他坐车走陆路。

     稍后,赵无和两个衙役押着一辆骡车出了城门,骡车里坐着的就是戴着枷的何家母子。

     何家母子没有资格坐骡车,另两个衙役也没有坐骑,他们都只能徒步走去京城。赵无赶时间,他就自己花钱雇了一辆骡车。

     犯人坐在车里,两个衙役坐在车外。

     晌午到了一处茶肆,不仅有茶,还卖粥和饼。茶肆离城镇还远,不远处有一个村子,茶肆就是村民开的。

     赵无停下马说道,“姐,就在这里打打个尖吧。”

     许兰因同意。两个丫头先下了车,再把她扶下来。

     许兰因看向另一辆骡车。先下来一个男犯人,由于他戴着枷,下骡车摔了一跤。衙役不仅不扶,还咒骂着踢了两脚。

     这个人就是何取了。他即使脸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也能看出稚气未消。若在前世,他犯罪时还不满十六周岁,这个年纪犯罪是会减轻刑事处罚,甚至免除刑事处罚的。而这个时代,十五岁已经成年,他下手的又是长公主的后人,等待他的将是严惩。

     何取下来后,车门前伸出一个戴伽的女人的头。女人头发散乱垂下,却也遮挡不住清秀的模样。她看着非常年轻,像二十几岁的少妇。

     一个衙役殷勤地过来扶她下车,她站定后,衙役又快速地捏了捏她突起的胸部。

     赵无已经把马僵绳交给何东。他也看到了衙役的动作,上前踢了衙役几脚,骂道,“找死。”

     衙役不以为意地笑着躬了躬身。

     只听宋氏说道,“爷,我内急,想入厕。”

     赵无点点头,一个衙役过来给她取下枷板。这里没有茅房,都是去灌林里解决。两个衙役的脸上滑过一丝笑容,垂下的手比了石头剪子布。出“布”的衙役哭丧着脸,出“剪子”的衙役乐呵呵地陪着宋氏去了灌木林后面。

     瞧他高兴的样子,肯定会有占便宜的好事了。

     许兰因虽然极是讨厌宋氏,但还是非常气愤。

     古代女人没地位,女犯人就更低下了。

     赵无领着许兰因和秦儒去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小声说道,“有些陋习,不是我们能掰正的,当没看到吧。”

     许兰因坐下喝着茶,看看眼前面白如玉、气质绝佳的赵无,再看看远处那个出“布”的猥琐衙役。觉得赵无就是朵荷花,出淤泥而不染。

     许兰因不喜欢这里的饭,只喝了杯热茶,吃了几块自己带的点心,就上了车。

     赶在天黑天,到了一个驿站。

     几人住进去。许兰因和两个丫头一间房,赵无和何东一间房,秦儒和小厮一间房,两个衙役和何取一间房,宋氏自己一间房。本来衙役还说怕宋氏逃跑,让她跟他们住一间,贯例如此。赵无没同意,骂了衙役一顿,又敲打了他们几句。

     衙役点头哈腰地答应。心下却骂着娘,若这次的头不是赵无这个假正经就好了……

     十月初五下晌,一行人马终于进了京城。赵无和衙役押着犯人去了京兆府,许兰因和秦儒去了京城许家。

     方叔来开的门。麻子已经给许庆岩送了信,他们知道许兰因和秦儒会来,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许兰因让方叔领秦儒和他的小厮去客房歇息,自己带着丫头去了她的小院。

     小院不大,前后六间房。前面三间分别是卧房、厅屋、书房,后面三间分别是下人房、小厨房、净房。

     床上铺着崭新的被辱,挂着淡青色纱帐。房里的布置跟她在宁州府的家很像,许庆岩还是用了心的。

     许兰因刚洗漱完,就听见许兰舟兴奋的声音,“姐,姐,你来了。”

     许兰因迎出门,许兰舟长高长壮了,笑得一脸灿烂。

     “娘和弟弟,还有爷和奶他们还好吗?”许兰舟问道。

     “好,就是想你。”许兰因笑道。

     把他拉进屋,把秦氏和老太太给他做的衣裳鞋子拿出来,又听他讲了些他在学里念书练武的事。

     许庆岩求了周太师,把许兰舟弄去周家族学念书。周家族学办得非常好,不仅重文也重武,所以周家人才倍出,既出文臣也出将军。

     这样的族学,也最适合要考武举的许兰舟。

     天色渐暗,不仅许庆岩回来了,赵无也从京兆府直接来了许家。

     几人在外院急急吃了饭,除了许兰舟,另几人一起去了南阳长公主府。

     受害人和施害人都出自柴家,最好先跟他们通个气。不光是考虑南阳长公主和柴驸马的感受,有些事还需要他们主持公道。

     百镀一下“穿成短命女配之后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