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深宫缘之残王悍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CG时时彩专业网上彩票数据彩票分析服务网站

作者:杰浩宝贝所属:书名:深宫缘之残王悍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杨谦自从听到玉岚提起他被沈月璃打骂的旧事后,他的脑海里也想起了和沈月璃相处的那段岁月,和那时经历的点点滴滴。

     哪怕那时他年纪幼小,那些回忆都是他还没有残废以前就发生的事,他本以为自己会遗忘,会不记得的,可是现在回首想起来还是那么记忆犹新!

     他自记事起,侍候在身旁的太监宫女就一遍又一遍告诉他,他是父皇最讨厌的皇子,所以父皇从来不会来看他抱他。

     他当时年幼,其实并不知道父皇是什么东西!

     他只知道自己很想亲近母妃!可是他的母妃,也就是沈贵妃对他并不好,总是非打即骂。

     嘴上也常常埋怨责怪他为何要长了一个庸碌贪婪的短命相,都是因为他命不好,才连累她,害她被父皇厌恶仇视的。

     他初时不懂这话的意思,他对沈贵妃即使恐惧挨打的痛楚也想要亲近,他以为只要自己很努力的学习各种技能就能换来属于母亲的疼爱,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沈贵妃总是能挑出他的不是,然后又会用马鞭狠狠抽打他一顿,打了还不让宫女太监给自己上药,不给饭吃就罚他跪着让自己反省!

     那时候毕竟年纪幼小,哪怕反反复复受着来自沈贵妃的各种虐待打骂,他对沈贵妃不仅不怪不怨,还充满了满满的孺慕之情!

     他觉得只要沈贵妃还愿意理会他这个儿子,只要他天天都能看到沈贵妃,那么他宁愿天天被沈贵妃骂着抽鞭子!

     他本来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可是当他无意间遇到父皇和周皇后以及太子私下相处的情景后,他变得贪心了。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宫人口中的父皇,原来父皇是那样高大俊美,笑起来是那样让他想亲近的男子。

     他羡慕地看着父皇堂堂天子居然给太子当大马骑,周皇后也不会用马鞭抽打太子,还会很温柔很慈爱地叫太子邦儿。

     可是当父皇看到他时,眼里露出的却是很复杂的目光,哪怕那些目光变换不定,他也看清了其中的一种,那就像他自己看到狗屎时才会露出来的那种眼神一样!

     他当时很难过,因为他幼小的心灵里很清楚地知道父皇真的像母妃说的那样厌恶自己,也恨自己。

     他万万分的羡慕太子能得到父皇的宠爱,也羡慕周皇后对太子的慈爱和温柔!

     那也是他第一次出现在周皇后的眼前,以前的他也听说过很多遍周皇后的事,说她是父皇放在心尖尖上的人,说她生太子时伤了身子,修养了好久好久。也有说她红颜祸水诱惑圣上什么的,很多很多的话,他也没记得那么清。

     他只觉得眼前的周皇后好漂亮好温柔啊!好想要她抱抱自己,像叫太子邦儿一样叫自己谦儿呢!

     或许是他的想法被过路的神仙知道了吧,周皇后向父皇询问了几句话后,的确很温柔地抱起自己也唤了自己谦儿,那时的他只觉得鼻子很酸很酸,直到嘴里尝到咸涩的味道才知道自己是哭了。

     他虽然贪念周皇后很温馨的怀抱,可是眼角看到太子嘟着嘴,一副自己东西被人抢占后的难受模样,他还是挣扎着脱离周皇后怀抱,更是毫无礼貌地跑走了。

     他从那以后更加没日没夜地学习,练武,他天真地以为自己学好了,沈贵妃也能像周皇后对太子一样对他好!

     可是事与愿违,沈贵妃对他是关注了很多,每当他练完新的武学招式回慈安殿后都要被沈贵妃抽打一顿,因为沈贵妃说这是他欠她的!

     就这样周而复始,他身上总是旧伤还没好又添了新伤。

     至于玉岚说的很热的夏季,他真记不清了,因为那段岁月里,不管是哪一个夏季还是哪一个冬季,他过的都是相同的日子!

     唯一映像深刻的一个夏季,就是沈贵妃开始礼佛,带发修行的那一个夏季。

     当时沈贵妃把他叫到身前告诉他,她已经没有精力继续等待父皇的爱了,以后也不会再继续管教他了,让他好自为之。

     然后,沈贵妃不顾他懵懂的目光,就安排了一个脾气德性都不好的太监贴身侍候他。

     慈安殿的很多宫女太监都被遣退了,沈贵妃身边也只留下一个年纪老迈又一直照顾她饮食起居的老嬷嬷在身旁养老。

     从那天起慈安殿里就响起了木鱼声,沈贵妃再也不愿看到他一眼。

     他看着沈贵妃一副看透红尘俗事的淡然态度,越发觉得是自己没用,才逼得沈贵妃对他死心的。

     他哭闹着求沈贵妃打他也好骂他也行,但是终究于事无补,沈贵妃还是放弃了他!

     他更努力地学习着,骑射方面也远超太子很多,这使得太子杨邦对他意见颇深,并扬言要和他一决高下!

     比试时,他的马却无顾发狂,他控制不住从马背上跌了下来,他从那天起就半身瘫痪成为废人!

     现在想来这些事情都巧合的发生在同一个夏季!

     杨谦现在想来才觉得自己这些年何其无辜!

     “那嬷嬷又是如何从母……沈月璃手里逃出宫的?”若非改口得快,他差点又认贼作母了。

     玉岚冷笑:“她沈月璃坏事做尽,或许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这才让我捡着这条命好揭穿她的真面目吧!”

     “和她苟且的男人也不知是什么身份,身上带着很多种奇怪的毒药,他让沈月璃给我服下的是他说得什么尸虫丹,毒死人后还可以招来鼠蚁动物啃食尸体,达到毁尸灭迹的效果。”

     “若非她对我使用了这种歹毒手段,我或许早就是白骨一堆了!”玉岚说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宫里每年死于非命的人不计其数,这些死人都被统一运出皇城扔在乱葬岗暴尸野外,我曾经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是其中一员!”

     “我本以为这一生就这样愧对太后的厚爱掩护死不瞑目了,谁想到却因为沈月璃喂下的毒药因祸得福,当时毒药气息召来的蛇虫鼠蚁里有好几只剧毒过山风。”

     “或许是它们的毒液和我体内中的毒素相克吧,反正等我恢复知觉时,我身边围绕着好多蛇虫鼠蚁,它们有的在啃食着我裸露在外的肌肤,有的也互相嚼吃着,我狼狈不堪地从动物堆里逃了出来,也不敢暴露踪迹,就这样一直苟且偷生着,等待面圣的机会……”

     百镀一下“深宫缘之残王悍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